徽州古村落里的风水文化是怎样的?

凡到过徽州山区的人,看见那隐于黛绿青山古树之间,与小桥流水相连的古村落,无不发出由衷的赞美。山水互为映衬,白墙青瓦高低错落,古树果木点缀其间,野鸟家禽交相鸣啼。村落或枕山傍水,或夹溪而筑,村子四周青山相峙,既得山泉溪水之便利,又有青山绿树为屏障。从宅院里推窗远眺,天然图画尽收眼底。天井洒落进阳光雨露,小院植置着花木假山。在这里,人类与大自然完全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先来看看黟县宏村的形成经过,据《宏村汪氏宗谱》记载:南宋绍熙元年,宏村汪氏始祖经过此地,见这一带背有雷岗山耸峙,四周溪流环绕,形胜较佳。于是选择雷岗之阳,筑了数椽房屋住了下来。这便是宏村形成之始。当时这一带幽谷茂林,道路蔽塞,邕溪沿雷岗山脚由西至东,村西另有羊栈河从北往南。汪氏祖先精通风水之术,认为两溪如能在村西交汇再向南流才是风水宝地,现在两水不交,是个缺陷。谁知到了南宋德佑年间,暴雨引起邕溪改道,与羊栈河在村西交汇并往南流云,正合汪氏始祖的意思。水系的变迁为宏村提供了的发展根基,使整个村落呈背山面水之势。明永乐年间,为了使村落更符合风水吉祥的观念,宏村汪氏3次聘请休宁县海阳风水师何可达,对村落进行总体规划改造。何可达花了10年时间,审视宏村周围的山川脉络,将村中一天然泉眼扩掘成半月形月沼以储“内阳之水”而镇“丙丁之火”。并把村西邕溪之水转东流出村落。明万历年间,又因来水躁急,在村南开挖南湖,储“中阳之水”以避邪。同时将邕溪之水引入村落,经九曲十弯,贯穿村中月沼,穿过家家门口,再往南注入南湖。月沼南湖水系构成宏村形态的主要特征,而这一水系又是在风水先生指导下进行的,带有明显的风水吉凶观念。黟县宏村承志堂建于清咸丰五年(1855年)前后,是清末大盐商汪定贵的住宅。全宅系砖木结构,砖木石三雕精美绝伦,尤以木雕为最。承志堂两面为邕溪河,为取得宅门迎水的风水效果,故将大门转向朝西,突出迎水招财。中国文化的特质是“天人合一”,同样,风水文化所追求的也是“天人合一”。徽州宅居中天井、庭园和飞翘起的檐角是风水师追求“天人合一”境界的途径。风水对天井的规定是:“横阔一丈,则直长四五尺乃以也,深至五六寸而又洁净乃宜也。”(《相宅经纂》)这就决定了天井不能太阔,因为“太阔散气”。徽州宅居中的天井严格按照风水的要求兴建,因此显得狭小。天井狭小,风沙埃尘对庭院的干扰也少,使南屋厅堂临天井面门扇可以经常大开,或根本就不设门,几乎与天井是统一体。人们坐在厅堂内能够晨沐朝霞,夜观星斗,人与天融为一体。中国文化中的“天”,同时也是人文的“天”。徽州宅居天井中的木枧上有“天吉”二字,以示“天吉人祥”之意。前厅天井的木枧上是“天赐纯嘏”四字,《诗?鲁颂?闷宫》:“天赐公纯嘏,寿眉保鲁。”郑玄注:“纯,大也受福曰嘏。”“天赐纯嘏”即“天赐大福”。后厅和偏厅天井上还有“天授百禄”字样,意思是宅主家世世代代有人在朝为官,享受官禄乃上天所授,这同“君权神授”的含义相同。那么,承志堂确可称得上是一座大富大贵的“吉宅”了。

徽州古村落里的风水文化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