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

近现代·叶楚伧·诗词作品

1886.7.15-1946.12.15。著名的南社诗人,国民党官僚,政治活动家。原名单叶、宗源,以字行,号单书,别字(笔名)小凤。江苏吴县人。其父叶凤巢为前清秀才。小凤祖籍周庄,自小在周庄长大,身材魁梧,桔皮脸,有幽燕之气,恰如其名。早年参加同盟会。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先后在上海创办《太平洋报》、《生活日报》。1916年,与邵力子合办《民国日报》,任总编辑,抨击袁世凯称帝。1924年1月,被选为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并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常务委员兼青年妇女部长,宣传部部长、立法院副院长等职。有《世徽楼诗稿》、《楚伧文存》。
近现代·叶楚伧·诗词作品
满庭芳 集上海商标名(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第一行台(旅馆),文明雅集(茶楼),群贤(旅馆)半醉(酒馆)春申(酒馆)。

兰云小榭(娼家),近水(面馆)稻香村(茶食店)。楼外(花园)天仙(戏园)三五(公司),乐嘉宾(旅馆),东沪(洋行)长春(旅馆)。

新舞台(戏园),龙飞(马车行)大陆(西报馆),华美(印字房)国民声(国民旅馆民声报馆)。

朵云(纸铺)真光耀(真光公司光耀洋行),飞星(洋行)连璧(公司),双凤(浴池)天成(绸缎庄)。

共和春(菜馆)万岁(东洋旅馆),鸿运(茶楼)天兴(京菜馆)。

大有(油行)永丰人寿(保险行),歌舞台(戏园),四海升平(茶楼)。

谋得利(洋行),招商(轮船公司)上海(旅馆),洪泰报关行(行转读庚韵)。


减兰 赠花珍(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采香泾里。倾国名花双舫旎。微雨帘栊。茉莉吹来一段风。

蛮靴秃袖。一串歌喉珠跳走。堕落时流。值得为卿一度愁。


百字令·题仓海心太平草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题注:以下录自《南社词集·第二册》

小朝廷定,便西湖驴背,自成老矣。丈六梨花无敌手,海内如髯者几。

盘马燕然,传书邛僰,得意当如此。太平庐里,行看投袂而起。

丈夫别有文章,韬铃以外,露布万言耳。千古满江红一阕,辉映无双青史。

椽笔霜寒,剑花铁冷,血作交河水。东门献馘,问是主人不是。


百字令·千仞百举设席相饯,填此为谢,并呈同座诸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东南人物,有风流几度,新亭相值。此去帆开九万里,海上龙翔鲸狎。

铁板豪歌,金樽醉态,一例今收拾。令威重到,山川不是今日。

令我感慨唏嘘,山东百二,万户生荆棘。是好男儿怀远志,一味常归何益。

杨柳征人,欃枪天意,故国难为别。一樽独对,追随唯有江月。


凤凰台上忆吹箫(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花蕊夫人已入宋宫,供孟昶像于一室,日祭对之。后为太祖所见,诡称张仙。旧主恩深,佳人命薄,回忆名播兰簪,晕潮莲脸时,则当日之凄怆哀怨为何如邪。爰填此阕,代花蕊君前一哭。

玉笛停云,金猊腻月,水晶帘尽秋河。记君王高坐,自按新歌。

薄醉传呼法部,宜春院、报与宫娥。缠头赐,内尚书谢,百匹红罗。

婆娑。软舆四队,有掌中飞燕,殿脚长蛾。至尊前行酒,笑靥双酡。

醉祝千秋万岁,在池上、连理摩诃。不道是,鹃魂渺渺,蜀道峨峨。


踏莎行 春日上分堤(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柳影沾衣,湖光敛黛。垄头风景春如醉。白云一片认归帆,石栏雕砌今何在。

午梦当年,文章几辈。返生香爇诗魂碎。烟波浩渺锁渔歌,蘼芜墓草春憔悴。


清平乐 入粤别巢南,并示沪上诸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月光成片。灯火樊楼颤。胥水蚬江清似练。赢得离愁难遣。

隔帘花影朦胧。一般留恋吴侬。只恐他年重到,刘郎辜负春风。


洞仙歌 一厂招饮,即席志谢,并呈同座诸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征尘初洗,又画楼箫鼓。斜月一帘人四座。正英雄几辈,潦倒新亭,漫赢得、泪滴酒肠厮和。

一腔亡国恨,才撇吴宫,又向尊前夜深诉。花影绕红牙,碎竹低丝,强团作、人间白纻。

看一片、离情上楼来,抚心字栏杆,依依凝伫。


夜半乐 自题破碎江山(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山又值星碎。荒唐满纸,一掬辛酸泪。想当日君臣,笙歌内里。

珠帘半卷,凉风乍起。夜深前殿平阳,露侵歌履,曾谱得、霓裳羽衣几。

鼓鼙不辨胡汉,四壁烽烟,六军罗绮。秋日照、荆棘高冢荒垒。

青衫遗老,白头宫女。伤心一片残阳,哭向蒿里。孝陵路、年年衰草耳。

到此谁意。一抹神州,纤儿争市。恨保障、更无檀道济。

饮黄龙、空自把酒盟诸水。剩商女、独解怜前史。后庭花、唱声声蘼。


满江红 怀贡三(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风雨孤灯,帘乍卷、閒愁似织。曾记得、琴台高处,玉人双立。

劈窠大书山蚀翠,拍天远水湖浮墨。没来由、挥手访扶余,豪游歇。

三五夜,婵娟泣。千万里,音书绝。叹壮怀如许,未修霜翮。

厓海喑呜帝子恨,河山拉杂将军迹。倘他年、携手向中原,凭君说。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花草旧吴宫。晨摇珠帘招蛱蝶,暮翻金箔斗芙蓉。

密意一相通。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最好是南湖。寒月拍开千片雪,微风摇动一丛菰。

十里碧模糊。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邓尉访梅花。香雪半埋高士墓,绛雪低护美人家。

隔岸有桑麻。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挈榼上琴台。远水接天随眼去,断云出岫踏风来。

无奈是蒿莱。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花满酒家楼。骀荡春风撩旧绪,零星秋雨滴新愁。

小院唱凉州。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池上芰荷风。翠盖低藏鸂鶒路,小桥曲度芷蘅丛。

娘靥比花红。


如梦令 重阳感旧(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帘外风风雨雨。怎不教愁留住。无计送秋归,分付哀鸿先去。

何处。何处。沦落天涯似汝。


如梦令(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帘薄不禁寒逗。隔个帘儿人瘦。一匹别离情,缕缕丝丝叠绉。

难受。难受。几处欢场重九。


金缕曲 南社诸子会于吴门,填此驰寄,以当一晤(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目断金昌道。有几个、孤臣诗侣,征镳齐到。悟石轩前衰草白,曾许张灵醉倒。

谅此度、豪情更好。寂寞庭中亡国语,剩西风、枯树寒鸦噪。

西子去,吴王老。

真娘墓下青青草。犹记得、清明微雨,阿侬独扫。日暮边风偏猎猎,海上归帆望杳。

空负著、子规频叫。一语敢为南社寿,赤帜中、不许营留赵。

诵未阕,百杯了。


金缕曲·送荷公之吴(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诉与荷公道。我今日、客中送客,此情恁好。响屧廊前杨柳色,短短长长频恼。

说眉黛、当时轻扫。蜡屐寻春亡国后,尽绿肥、红瘦将人搅。

禾黍恨,谁知晓。

知君别有伤怀抱。溯遗烈、钟山石碎,歌风台倒。击楫豪吟天地窄,椽笔霜花檄草。

证梦里、河山再造。倘遇吴中屠狗侣,说楚伧、泥絮禅心早。

拚朝夕,樽前老。

菩萨蛮 镜盒(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银丝绡出芙蓉结。玲珑半面琉璃月。花影两三枝。美人昨夜眉。

飞来金缕凤。绿鬓低低拥。留笑不留颦。双双醉靥春。


念奴娇 自粤归吴,留别同社诸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楚伧行矣,有念奴娇小,代侬辞别。到处江山看客里,此意教人悽绝。

开府清新,参军俊逸,诸子皆英杰。阿蒙吴下,酒肠以外无物。

几日云水苍茫,扁舟横渡,落日鸥明灭。天际孤鸿须看取,倘有归人消息。

修禊亭前,长安市上,此意难终极。年华草草,天涯各数晨夕。


念奴娇·黄海凭栏(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水天一色,有鲸波百丈,奔腾而出。一匹鲛绡新世界,容我凭栏独立。

远岫横云,雄风吹水,下有鲛龙窟。天吴无恙,掉头摇尾江侧。

回首山水零星,烟波上下,满目云天抹。仗剑三边功业歇,愁杀燕然山石。

子弟江东,兵氛河朔,残局谁收拾。今朝过汝,相期无负他日。


绿稀红暗处(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押阳韵

绿稀红暗处,铜环锁,冷月泣空廊。拾零笺剩翠,低吟浅忆,别后萧郎。

记当日、钿筹按楚舞,新样试鹅黄。绝艳豪情,百花侍从,凤笙龙笛,一曲琅琅。

分曹三宣令,使君微醉了,蜡炬双行。笑道不如归去,珠箔瑶房。

听吴侬软语,深深浅浅,哀哀喜喜,荡气回肠。一刹秋风吹散,梦也荒唐。


昭君怨 七夕(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忆自仙缘错缔。多分误他巧字。再有甚心情。赠与卿。

无限幽情密意。相比针儿更细。穿过一年中。诉向侬。


醉太平 前题(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辽阳路遥。巫阳梦遥。不如天上今宵。有一条鹊桥。

炉香篆焦。心香意焦。帘前素手相招。慰片时寂寥。


菩萨蛮 赠亚云布雷(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龙姿凤彩珊瑚笔。文章丰度夸双绝。何以称才华。光风拂绮霞。

因缘萍絮种。灯火豪情捧。临去偶逢君。深深南浦云。


满江红 金陵(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百里芜城,汉旌旗、临风而举。论地势、凭依天堑,不如荆楚。

西去干戈投皖鄂,北方藩蔽衔江浦。笑龙蟠、虎踞拾人余,此孤注。

残照掩,钟山树。金碧劫,故宫路。吊翩翩帝子,词章误汝。

六代繁华消粉黛,五陵王气今褴褛。剩两三、瓦舍煮荒烟,开平府。


云仙引 赠春航(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香辅绯朱,纤腰束柳,姗姗步到琼台。羌笛促,玉笙哀。

着意替人蕉萃,绿逗红留十六回。台下骚魂,去时同去,来又同来。

群芳一例尘埃。把白苎、红芽新煎裁。双碑血泪,英雄儿女,绝调玫瑰。

潦倒周郎,凄凉子野,妆点歌场贺铸才。翠幕沈沈,不应肠断,未使心灰。


菩萨蛮 戏送一厂归粤,并调亚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几生修到江南住。缘何复向蛮荒去。即不记吴侬。还应恋阿冯。

近来心变了。到处窥嚬笑。什么是相思。分明一对痴。


洞仙歌 寄内(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湘君近好,忆病乡消息。匝月如何无一字。谅侍姑辛苦,哭女凄其,更薄怒、浪不还家游子。

密誓今犹记。战胜归来,老向妆台画眉矣。芳草望王孙,十日南湖,又一棹、绿波春水。

只此事、差堪慰离人,是别后狂生,未亲声伎。


贺新郎 本意,赠宿慧(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兵气销淮水。数将略、中原屈指,几人程李。历落河山供擘划,快扫群胡如蚁。

算小试、韬钤而已。锦伞扶妆开宝扇,是英雄、得意当如此。

纪缘遇,偶然事。

鸳鸯三六神仙侣。尽晨夕、花前说剑,镜边问字。茜影飘云恋束影,一幅泥金笺纸。

有新订、雄情侠意。双蜡烛前分画帐,笑郎君、脂粉干戈里。

填一阕,香奁体。


永遇乐 题莼农填词图(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锁梦帘深,压愁花重,笛来何处。绿嫩将眠,红羞欲颤,做尽狂情绪。

谁家庭院,双鬘閒了,唱断一声金缕。怕檐前、鹦哥解得,一般黯然无语。

芳华似水,但知西去,要住也应难住。作计留欢,逃愁耐醉,不信无凭据。

鹃沉莺老,春归太独,索订乌丝新谱。待商与、吟边酒后,江南词侣。


桃源忆故人 效檗子莼农匪石诸子作(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雨残晴嫩花心软。丝袅银栊庭院。风信好将春绊。片霎天涯远。

烟沉心冷余香篆。波醮双瞳欲转。画里桃根可算。船傍青溪唤。


清平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向天涯处。帕首控■去。瑟瑟征程烟草梦,乱落离愁如雨。

隔帘花影朦胧。一般留恋吴侬。只恐他年重到,刘郎孤负春风。


眉妩 春音社第二集题河东君妆镜柘(枫注:当为“拓”字)本(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便青留波眼,翠拥山眉,妆点斗娥媌。只惜琉璃翠,垂虹夜、回灯长记双照。

绛云春晓。映一枝、红豆娇小。问鸾影、秋水冰奁里,换几度颦笑。

相看应知愁少。是汉宫眠起,风柳纤袅。至竟春何许,千秋恨、金碗魂返香草。

麝纹暗绕。认冻痕、落晕轻扫。遐想圆姿零落,成玉台稿。

满庭芳 集上海商标名(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第一行台(旅馆),文明雅集(茶楼),群贤(旅馆)半醉(酒馆)春申(酒馆)。

兰云小榭(娼家),近水(面馆)稻香村(茶食店)。楼外(花园)天仙(戏园)三五(公司),乐嘉宾(旅馆),东沪(洋行)长春(旅馆)。

新舞台(戏园),龙飞(马车行)大陆(西报馆),华美(印字房)国民声(国民旅馆民声报馆)。

朵云(纸铺)真光耀(真光公司光耀洋行),飞星(洋行)连璧(公司),双凤(浴池)天成(绸缎庄)。

共和春(菜馆)万岁(东洋旅馆),鸿运(茶楼)天兴(京菜馆)。

大有(油行)永丰人寿(保险行),歌舞台(戏园),四海升平(茶楼)。

谋得利(洋行),招商(轮船公司)上海(旅馆),洪泰报关行(行转读庚韵)。


减兰 赠花珍(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采香泾里。倾国名花双舫旎。微雨帘栊。茉莉吹来一段风。

蛮靴秃袖。一串歌喉珠跳走。堕落时流。值得为卿一度愁。


百字令·题仓海心太平草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题注:以下录自《南社词集·第二册》

小朝廷定,便西湖驴背,自成老矣。丈六梨花无敌手,海内如髯者几。

盘马燕然,传书邛僰,得意当如此。太平庐里,行看投袂而起。

丈夫别有文章,韬铃以外,露布万言耳。千古满江红一阕,辉映无双青史。

椽笔霜寒,剑花铁冷,血作交河水。东门献馘,问是主人不是。


百字令·千仞百举设席相饯,填此为谢,并呈同座诸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东南人物,有风流几度,新亭相值。此去帆开九万里,海上龙翔鲸狎。

铁板豪歌,金樽醉态,一例今收拾。令威重到,山川不是今日。

令我感慨唏嘘,山东百二,万户生荆棘。是好男儿怀远志,一味常归何益。

杨柳征人,欃枪天意,故国难为别。一樽独对,追随唯有江月。


凤凰台上忆吹箫(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花蕊夫人已入宋宫,供孟昶像于一室,日祭对之。后为太祖所见,诡称张仙。旧主恩深,佳人命薄,回忆名播兰簪,晕潮莲脸时,则当日之凄怆哀怨为何如邪。爰填此阕,代花蕊君前一哭。

玉笛停云,金猊腻月,水晶帘尽秋河。记君王高坐,自按新歌。

薄醉传呼法部,宜春院、报与宫娥。缠头赐,内尚书谢,百匹红罗。

婆娑。软舆四队,有掌中飞燕,殿脚长蛾。至尊前行酒,笑靥双酡。

醉祝千秋万岁,在池上、连理摩诃。不道是,鹃魂渺渺,蜀道峨峨。


踏莎行 春日上分堤(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柳影沾衣,湖光敛黛。垄头风景春如醉。白云一片认归帆,石栏雕砌今何在。

午梦当年,文章几辈。返生香爇诗魂碎。烟波浩渺锁渔歌,蘼芜墓草春憔悴。


清平乐 入粤别巢南,并示沪上诸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月光成片。灯火樊楼颤。胥水蚬江清似练。赢得离愁难遣。

隔帘花影朦胧。一般留恋吴侬。只恐他年重到,刘郎辜负春风。


洞仙歌 一厂招饮,即席志谢,并呈同座诸子(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征尘初洗,又画楼箫鼓。斜月一帘人四座。正英雄几辈,潦倒新亭,漫赢得、泪滴酒肠厮和。

一腔亡国恨,才撇吴宫,又向尊前夜深诉。花影绕红牙,碎竹低丝,强团作、人间白纻。

看一片、离情上楼来,抚心字栏杆,依依凝伫。


夜半乐 自题破碎江山(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山又值星碎。荒唐满纸,一掬辛酸泪。想当日君臣,笙歌内里。

珠帘半卷,凉风乍起。夜深前殿平阳,露侵歌履,曾谱得、霓裳羽衣几。

鼓鼙不辨胡汉,四壁烽烟,六军罗绮。秋日照、荆棘高冢荒垒。

青衫遗老,白头宫女。伤心一片残阳,哭向蒿里。孝陵路、年年衰草耳。

到此谁意。一抹神州,纤儿争市。恨保障、更无檀道济。

饮黄龙、空自把酒盟诸水。剩商女、独解怜前史。后庭花、唱声声蘼。


满江红 怀贡三(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风雨孤灯,帘乍卷、閒愁似织。曾记得、琴台高处,玉人双立。

劈窠大书山蚀翠,拍天远水湖浮墨。没来由、挥手访扶余,豪游歇。

三五夜,婵娟泣。千万里,音书绝。叹壮怀如许,未修霜翮。

厓海喑呜帝子恨,河山拉杂将军迹。倘他年、携手向中原,凭君说。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花草旧吴宫。晨摇珠帘招蛱蝶,暮翻金箔斗芙蓉。

密意一相通。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最好是南湖。寒月拍开千片雪,微风摇动一丛菰。

十里碧模糊。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邓尉访梅花。香雪半埋高士墓,绛雪低护美人家。

隔岸有桑麻。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挈榼上琴台。远水接天随眼去,断云出岫踏风来。

无奈是蒿莱。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花满酒家楼。骀荡春风撩旧绪,零星秋雨滴新愁。

小院唱凉州。


忆江南(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江南忆,池上芰荷风。翠盖低藏鸂鶒路,小桥曲度芷蘅丛。

娘靥比花红。


如梦令 重阳感旧(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帘外风风雨雨。怎不教愁留住。无计送秋归,分付哀鸿先去。

何处。何处。沦落天涯似汝。


如梦令(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帘薄不禁寒逗。隔个帘儿人瘦。一匹别离情,缕缕丝丝叠绉。

难受。难受。几处欢场重九。


金缕曲 南社诸子会于吴门,填此驰寄,以当一晤(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目断金昌道。有几个、孤臣诗侣,征镳齐到。悟石轩前衰草白,曾许张灵醉倒。

谅此度、豪情更好。寂寞庭中亡国语,剩西风、枯树寒鸦噪。

西子去,吴王老。

真娘墓下青青草。犹记得、清明微雨,阿侬独扫。日暮边风偏猎猎,海上归帆望杳。

空负著、子规频叫。一语敢为南社寿,赤帜中、不许营留赵。

诵未阕,百杯了。


金缕曲·送荷公之吴(清末近现代初·叶楚伧)

诉与荷公道。我今日、客中送客,此情恁好。响屧廊前杨柳色,短短长长频恼。

说眉黛、当时轻扫。蜡屐寻春亡国后,尽绿肥、红瘦将人搅。

禾黍恨,谁知晓。

知君别有伤怀抱。溯遗烈、钟山石碎,歌风台倒。击楫豪吟天地窄,椽笔霜花檄草。

证梦里、河山再造。倘遇吴中屠狗侣,说楚伧、泥絮禅心早。

拚朝夕,樽前老。


清·刘文翰·诗词作品
  • 清·刘文翰·诗词作品
  • 刘文翰,字西园,合肥人,光绪诸生,荫知州。著《松云轩诗草》。 捣衣词(清·刘文翰)押齐韵白帝城头乌欲栖,丹凤城南雁影迷...

    元·吴伯庆·诗词作品
  • 元·吴伯庆·诗词作品
  • 挽张伯成(元·吴伯庆)七言律诗押支韵何处重逢说别时,斯文千载尽交期。学怜知己先登早,生愧同庚后死迟。笺疏空令传杜律,...

    唐·周仲美·诗词作品
  • 唐·周仲美·诗词作品
  • 唐诗大辞典修订本女诗人,世次不详。自称世居京师,其父因宦家于成都(今属四川)。后嫁李氏之子。从其夫赴金陵幕。其夫弃官入...

    宋·杨子方·诗词作品
  • 宋·杨子方·诗词作品
  • 全宋诗杨子方,孝宗乾道五年(一一六九)进士(《宋会要辑稿》职官一三之八)。曾知涪州(《舆地纪胜》卷一七四)。宁宗开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