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

近现代·周作人·诗词作品

近现代·周作人·诗词作品
初夏村居即景(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律诗押东韵
题注:一九○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杖藜扶我过桥东,竹院莎斋小径通。杨柳池塘科斗水,杏花村馆酒旗风。

一逢山色斜阳外,千树蝉声夕照中。剑匣指头容醉卧,日光穿竹翠玲珑。


题画绝句 芙蓉(果斋云一名拒霜花) 丁亥十一月廿一日(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药韵

灼灼芙蓉花,凌寒发红萼。徒有拒霜姿,临风自开落。


题画绝句 玉簪花(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侵韵

日暮草深深,谁遗白玉簪。补萝人不见,零落到如今。


题画绝句 篱边菊花 十一月廿八日(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马韵

持醪叹靡由,秋华浸盈把。陶令不归来,寂寞东篱下。


观瀑图(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屋韵

春时十日雨,横流满坑谷。山中有幽人,拄杖看飞瀑。


红梅 用姜白石词意(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元韵

阔别西湖久,无憀独闭门。何人最相忆,红萼耿无言。


松石上有老人扶杖行(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麌韵

杖策慢登高,独行何踽踽。恰将木石奇,映出须眉古。


山水(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灰韵

秋色满大地,探幽到水隈。扁舟人独坐,不为羡鱼来。


为文鉴题果斋画绿梅(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

篱角月黄昏,无言倚修竹。微风动佩环,幽恨寄蛾绿。


杜鹃花(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东韵

寂寞攒宫道,冬青摇晚风。山花不解事,独自映山红。


山水(四首)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纸韵

柳绿复桃红,春光满乡里。山中有幽人,独坐看流水。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灰韵

登楼望山气,秋色何佳哉。时光如落叶,片片迫人来。


山水人物四首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有韵

何处听黄鹂,双柑并斗酒。杖策且徐行,记取青青柳。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阳韵

小坐青桐下,芙蕖自在香。身闲更地静,心里自清凉。


其四(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真韵

骑驴寻梅去,领略一枝春。独叹寒意重,花瘦似高人。


炮局杂诗(录五首)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先韵

布衾米饭粗温饱,木屋安眠亦快然。多谢公家费钱谷,铁窗风味似当年。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萧韵

卖却虎皮吃冷饭,当时豪气未全消。莫将原子平天下,珍重馀年好看潮。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支韵

青帽蓝衣十九时,代爷入狱复何词。荧荧双眼含悲愤,国事前途未可知。


其四(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

七十老翁坐不起,笑啖榅桲与芙蓉。夜半溺床复悲啸,南冠相对但书空。


其五(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支韵

一夜寒灯十首诗,若中作乐有谁知。而今木屋飕飕冷,正是无忧无虑时。

忠舍杂诗 纪梦诗三首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支韵

白日昭昭寖已驰,芦中穷士欲何之。吹箫乞食寻常事,记取吴师入楚时。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庚韵

儒冠一著误生平,多谢杨生示儆情。若使逃儒还入墨,此中岐路本分明。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支韵

李生大隐在朝市,醇酒美人寄所思。醉梦不忘金齿履,如霜白足想当时。


灌云(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萧韵

灌云豪杰今何在,留与诗人伴寂寥。莫话浔阳江口客,黑洋桥畔雨潇潇。


拟题壁 拟题云者未题也,卅八年一月廿六日(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删韵

一千一百五十日,且作浮屠学闭关。今日出门桥上望,菰蒲零落满溪间。


数典诗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麻韵
序:炎夏无事,戏以吾家故实作诗,得六首,兴尽而止。虽尚有好资料,惜都不及作也。七月二日。

文王圣德足堪夸,狱里著书度岁华。百日幽囚容易过,《易经》一部属周家。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真韵

东征事业安家国,夜祷精城动鬼神。再读东山零雨句,始知公旦是诗人。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

世间艳说除三害,杀虎屠蛟事有无。豪侠喜能兼儒雅,一编风土是传书。


其四(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微韵

会稽文风世称美,吾家诗句却稀微。偶然检得唐人语,门静花开色照衣。


其五(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支韵

清逸先生百世师,通书读过愧无知。年来翻遍濂溪集,只记篷窗夜雨诗。


其六(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麻韵

清道桥头百姓家,逸斋遗教是桑麻。关门不管周朝事,数典何因学画蛇。


四时村居即景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歌韵
题注:一九○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轻寒乍暖试晴和,风送春声入棹歌。雨细有痕秧正绿,浓香如蜜菜花多。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阳韵

庭院无人燕语长,小田撒雨稻苗香。蒹葭影里和烟卧,红树蝉声满夕阳。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麻韵

半天寒色在啼鸦,红树青山日欲斜。村市独归江路熟,秋风初冷稻吹花。


其四(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先韵

枫落吴江小雪天,夜寒应耸作诗肩。风林叶脱山容瘦,看到梅花又一年。


夏日怀旧(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排律
序:丙戌五月来南京,居于老虎桥,或以炎热为忧。戏述昔日学生生活,作谐诗以解之,计其时日前后相去已四十五年矣。六月廿二日夏至节。

昔日南京住,匆匆过五年。炎威虽可畏,风趣却堪传。

喜得空庭寂,难消永日闲。举杯倾白酒,买肉费青钱。

记日无余事,翻书尽一编。夕凉坐廊下,夜雨溺门前。

板榻不觉热,油灯空自煎。时逢击柝叟,隔牗问安眠。


偶作(近现代·周作人)

入狱二百日,即事多所欣。同居恒乞食,高谈不避人。

忧患互相恤,盗贼渐可亲。昨日岂为非,前路认已真。

拘幽增自力,悲悯即雄心。学道未有成,立愿在今晨。


往昔六首 其一 长沮桀溺(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论语》,吾爱长沮生。接舆何多事,荷蒉亦有心。

丈人供鸡黍,徒尔招讥评。唯有耦读者,不知所问津。

挥手不复顾,妙在无人情。向往不能至,如望秋月明。

冷气彻人骨,清光自难名。


其二 菩提萨埵(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佛书,吾爱觉有情。菩萨有六度,忍辱良足钦。

布旗立弘愿,愿重身命轻。投身饲饿虎,事奇情更真。

平生再三读,感激几涕零。向往不能至,留作座右铭。

安得传灯火,供此一卷经。


其三 范蠡(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国语》,吾爱范大夫。忍耻逾十载,遂尔破强吴。

一言却使者,亲自执鼓桴。吴使与越师,相随入姑苏。

腼然具人面,本是蛙黾徒。但知报仇恨,情理非所喻。

读此一节话,毛戴亦气舒。向往不难至,徒具作楷模。

人生得到此,不妨终醢菹。陋哉后世人,虚传游五湖。

往昔六首 其四 王充(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论衡》,吾爱王仲任。读书疾虚妄,无愧读书人。

汉儒渐不竞,胥吏起叔孙。终至谈谶纬,乃与道士邻。

王君不信数,雷虚鬼非真。著书数十篇,覼缕亦肫诚。

赖有黄氏释,遗文差可明。向往不能至,礼赞颂姓名。

明清有李俞,学海之三灯。唯此星星火,照破千古冥。


其五 王守仁(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古文,吾爱王阳明。瘗旅文一作,不虚龙场行。

吾与尔犹彼,此语动人心。非墨亦非释,儒家自有真。

后年说良知,学术为一新。未尝吃苦瓜,味道殊难名。

素不喜闽洛,跳脱良所欣。擒濠虽小事,亦足傲迂生。

道谊兼事功,百世有几人。向往不能至,祠下徒逡巡。


其六 王思任(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文饭》,吾爱王谑庵。姚江一雷震,文苑起聋喑。

温陵实滥觞,发难自公安。由熟而返生,继之以钟谭。

山阴集大成,笔舌翻波澜。略迹论风神,颇似苏子瞻。

嬉笑兼怪僻,余人未易谙。或解啖橄榄,滋味自醰醰。

向往一能至,攀援聊自宽。后有张宗子,越风良可观。


往昔续六首 其一 王羲之(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世说》,吾爱王右军。一幅《兰亭序》,今古称至文。

徘徊顾景光,故是东晋人。亦有用世志,终乃甘隐沦。

爱鹅访道士,妇稚知其名。戏书六角扇,老妪戚复欣。

还匿躲婆巷,幸得免纷纶。舍宅为僧房,戒珠榜寺门。

至今蕺山下,俨与学校邻。乡里多胜事,首最推此君。


其二 段成式(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说部》,吾爱段柯古。名列三十六,姓氏略能数。

不爱余诗文,但知有杂《俎》。最喜诺《皋记》,亦读肉攫部。

金经出鸠异,黥梦并分组。旁篪得金椎,灰娘失玉履。

童话与民谭,纪录此鼻祖。抱此一函书,乃忘读书苦。

引人入胜地,功力比水浒。深入而不出,遂与蠹鱼伍。


其三 陆游(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论乡贤,吾爱陆放翁。著作等本身,文苑称豪雄。

名与香山并,诗派一大宗。家家画团扇,声名满城中。

奈何钗头凤,好事乃不终。春波虽常绿,不复照惊鸿。

水乡鸣姑恶,赋诗独不同。隐约不忍言,言之有余恫。

荏苒过八十,此恨终无穷。剧怜稽山土,犹恋沈园东。


其四 徐谓(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听乡谈,吾爱徐文长。其人颇促狭,作剧无报偿。

市井竞传说,终乃似流氓。单裤买豆腐,毕拨入茶汤。

喜与妇人戏,嬉笑辄哄堂。又复杀和尚,流祸到僧坊。

浩浩徐夫子,浊世恣佯狂。畸谱殊坦白,行迹略可详。

世人好闲话,传讹亦何妨。吴有唐伯虎,旗鼓差相当。


其五 金古良(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看画本,吾爱金射堂。创作无双谱,此意自无双。

画或逊老莲,诗却胜老杨。自比于诗史,字故曰古良。

终以文丞相,始自张子房。中有长乐老,旁及吴越王。

图赞四十人,各各不寻常。金君古逸名,微意可推详。

尊王亦贵民,影响出桃江。不必师梨洲,浙学故流长。


其六 东郭门(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居会稽,吾爱东郭门。吾家在城内,船步近沈园。

出门访亲友,棹舟发清晨。东行十许里,残山有箬蕡。

既过皋埠市,乃至樊江村。名物松子糕,记忆至今存。

烧饼重双酥,其价才二文。水程三十里,春游正及辰。

待得缓缓归,天色近黄昏。遥望城门口,薜荔如层云。


往昔三续六首 其一 神农氏(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古史,吾爱神农氏。教民务稼穑,文明自兹始。

又复教医术,百姓无夭死。舍身尝百药,辛苦非徒尔。

今朝嚼人参,晚或吞附子。巴豆与甘草,有时一齐饵。

非有水晶腹,内景何由视。头顶似山峰,得无毒气聚。

野人多风趣,拟议得神理。可笑唯仓圣,四眼非佳谥。


其二 颜之推(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家训》,吾爱颜黄门。生丁六朝末,身世值乱棼。

试读观我生,呜咽声暗吞。归心向三宝,此意自可原。

遗书二十篇,斐娓见情文。谈艺有新意,论学尊旧闻。

明达通情理,末世尤足尊。垂老写家教,辛苦念子孙。

岂知悯楚辈,巢覆卵不存。生入舂捣寨,何处与招魂。


其三 李白(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唐诗,吾爱李青莲。渊明昔有愿,唯酒与长年。

李生饮中豪,斗酒诗百篇。醉来仰天笑,飘渺思游仙。

若问所喜爱,乃复在人间。人女伊可怀,曼妙比诸天。

惟兹易朽质,柔美更可怜。双足如霜白,长惹梦魂牵。

人情好好色,幸喜近自然。奈何杨廉夫,鞋杯古今传。


其四 邵雍(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在集部,吾爱邵尧夫。宋朝重道学,举世鲜真儒。

重法偏苛酷,援释近虚无。曾读濂溪集,不能解通书。

晦庵诃黎涡,出语如隶胥。邵子独击壤,有意似康衢。

渊明擅说理,泰山不可逾。披襟说闲话,庶几寒山徒。

闲居安乐窝,乃弄河洛图。后世赛康节,揭帜走江湖。


其五 河与桥(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在越中,吾爱河与桥。城中多水路,河小劣容舠。

曲折行屋后,舍橹但用篙。夏日河水干,两岸丈许高。

洞桥如虹亘,石梁横空蹻。亦常有过楼,步屧声非遥。

行行二三里,桥影相错交。既出水城门,风景变一朝。

河港俄空阔,野坂风萧萧。试立船头望,炉峰干云霄。


其六 玩具(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买玩具,吾爱填填鼓。亦有纸叫鸡,名曰吹嘟嘟。

架上何累累,泥人与泥虎。光头端然坐,哈喇挺大肚。

高髻著长帔,云是堕民妇。火漆摸虾翁,攘臂据竹篰。

水牛红金鱼,果品以十数。更有木盘碗,家用诸器具。

唯独花鸭子,小儿非所许。恶画复易损,只供掷骰赌。


丙戌岁暮杂诗 狂人(近现代·周作人)

少小读儒书。尊崇也仲尼。无可无不可,号为圣之时。

嗣复见老子,广大似过之。大道不可名,世事差能知。

飘风与骤雨,天地难久持。儒家贵中庸,道理或在兹。

齿亡舌尚存,复是隐者师。庄生说木雁,反复畅陈辞。

道家重养生,为我固其宜。众生虽苦饿,未肯投身施。

毳衣出函关,逝去不复疑。后世有哲士,读史识其微。

自疑在水浒,朝夕多惧思。唯恐身作脯,徒佐酒一卮。

自称曰狂人,措词杂愤悲。此意无人领,归卧东海湄。

逝者长已矣,杯羹不可遗。但怜坚目辈,芸芸亦苦为。


往昔四续六首 其一 老子(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论古人,吾爱周李耳。熟知古今事,久为柱下史。

阅历尽人智,无愧称老子。仲尼曾问道,赞叹不自已。

如何云中龙,为人掣其尾。骑牛过函谷,乃逢令尹喜。

闭关不令行,写经尽两纸。道德五千言,言简多妙理。

道家重无为,传教自此始。何意宗太上,后复有道士。


其二 苏轼黄庭坚(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杂文,吾爱坡与谷。二君工书画,神妙穷笔墨。

举世重文诗,书堂竟诵读。我只知杂著,题跋与尺牍。

妙得自然趣,情味满短幅。有似所作画,怪石间竹木。

独惜多忧患,文字致讼狱。坡老流海南,回首望巴蜀。

涪翁宜州住,城楼雨濯足。声名比李杜,遭遇乃更酷。


其三 李贽(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论先贤,吾爱李卓吾。秃头著儒服,言行如合符。

遥遥禹稷心,俨与菩萨俱。《焚书》既已作,一再定藏书。

笔削寸大义,刚直过史狐。人伦重估价,肇自龙潭初。

语语准情理,世俗惊相呼。吁嗟七十叟,投身饲酷儒。

遗令有先兆,裸葬如束刍。至今通州道,片石委路隅。


其四 李慈铭(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论乡人,吾爱李越缦。诗语所不晓,文喜杂骈散。

日记颇可读,小文记游览。一卷《萝庵志》,书斋足清玩。

流派虽不同,风味比文饭。惜哉性褊急,往往坠我慢。

益甫与景孙,粗语恣月旦。瞋目骂季贶(周星诒),只是由私怨。

岂因山川气,溪刻成疾患。喜得披遗编,胜于生对面。

往昔四续六首 其五 列仙图(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看画谱,吾爱《列仙图》。前人有画本,相貌多魁梧。

了不异人意,方面美髭须。此图独不尔,作者出浮屠。

老聃寿者相,胡坐驾牛车。篷下悬卷轴,后有酒一壶。

赤松诸仙人,面目如干瓠。枯瘦多皱纹,俨然山泽癯。

长生不驻颜,道理非龃龉。见识能到此,善哉二氏徒。


其六 夜航船(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常行旅,吾爱夜航船。船身长丈许,白蓬竹叶苫。

旅客颠倒卧,开铺费百钱。来船靠塘下,呼声到枕边。

火舱明残烛,邻坐各笑言。秀才与和尚,共语亦有缘。

尧舜本一人,澹台乃二贤。小僧容伸脚,一觉得安眠。

晨泊西陵渡,朝日未上檐。徐步出镇口,钱塘在眼前。


丙戌岁暮杂诗 天才(近现代·周作人)

昔住本乡时,常闻索士语。极口颂天才,凡愚无足数。

未必是超人,文明有盟主。俗世不相容,有怀不得吐。

有如鹄在笼,奄忽化黄土。孰乃杀性解,应得大咒诅。

哲人自萎谢,孽报斯为巨。自坏汝长城,灾祸还归汝。

忽忽四十年,人琴无处所。酌酒湛空觞,劳劳亦何补。


往昔五续六首 其一 陈洪绶(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看图像,吾爱陈老莲。身是明遗民,悔迟学逃禅。

诗味比少陵,乃以画人传。画中有书卷,佳妙非一端。

衣褶皆殊绝,自是古衣冠。女面如倒盂,不作瓜子尖。

窄额丰辅颊,唐俑多婵娟。环肥正非偶,华清想当年。

后有任渭长,于越图先贤。笔法得一二,佳誉满萧然。


其二 蒲松龄(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志异,吾爱蒲留仙。源流出唐人,属词特鲜妍。

委曲尽世情,十九属寓言。演述怕婆事,醒世说因缘。

善写儿女态,却在狐鬼篇。青凤与连琐,魅尽诸少年。

今古传奇文,至此造顶颠。名高运亦穷,有如秋水轩。

一再经模拟,语意不新鲜。淞影富卷帙,冷落王紫诠。


其三 扫叶楼(近现代·周作人)
押尤韵

往昔在南京,吾爱扫叶楼。闭居管轮堂,七日得一休。

群走清凉山,聊以散牢愁。明贤龚半千,异路不相谋。

高楼出木末,喜得豁双眸。会当风雨时,可作半日留。

倚槛望台城,块然如层丘。苍茫有古趣,感触如深秋。

少不经世务,读史增百忧。缅想南朝事,点滴上心头。


其四 炙糕担(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幼小时,吾爱炙糕担。夕阳下长街,门外闻呼唤。

竹笼架熬盘,瓦钵炽白炭。上炙黄米糕,一钱买一片。

麻糍值四文,豆沙裹作馅。年糕如水晶,上有桂花糁。

品物虽不多,大抵甜且暖。儿童围作圈,探囊竟买啖。

亦有贫家儿,衔指倚门看。所缺一文钱,无奈英雄汉。


其五 神话(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西书,吾爱古神话。埃及与印度,象教夙称霸。

形相多异物,睢盱可怪诧。唯有希腊人,想像特明婳。

天上如人间,营营为憎爱。神人同一体,伟美超凡界。

诗人作祭司,宗教归美化。艺文旋复兴,影响遍诗画。

后世谈文明,恍负一重债。所惜时地隔,未得及华夏。


其六 性心理(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务杂学,吾爱性心理。中国有淫书,少时曾染指。

有如图秘戏,都是云如此。莫怪不自然,纲维在男子。

后读西儒书,一新目与耳。无有秽与净,横陈观玉体。

人欲即天理,非鸩亦非醴。为酬平生愿,须得大欢喜。

大食有香园,反复明斯旨。今经科学光,明净故无比。


打油(近现代·周作人)

昔读寒山诗,十中了一二。亦尝看语录,未能彻禅味。

但喜当诗读,所重在文字。吟诗即说话,此语颇有致。

偶尔写一篇,大有打油气。平生怀惧思,百一此中寄。

掐臂至见血,摇头作游戏。骗尽老实人,得无多罪戾。

说破太行山,亦复少风趣。且任泼苦茶,领取塾师意。


童话(近现代·周作人)

平生有所爱,妇人与小儿。委屈殊堪念,况此婉娈姿。

圣王哀妇人,周公非所知。又复嘉孺子,此意重可思。

仁者相人偶,彼我无差违。哲人重理知,人事无弗窥。

迢迢千百年,文化生光辉。妇女与儿童,学问各分支。

染指女人论,下笔语枝离。隐曲不尽意,时地非其宜。

著手儿童学,喜读无厌时。志在教与养,游戏实始基。

围坐说故事,歌谣声喔咿。瓦狗及木马,哄笑共游嬉。

撮土为盘筵,主客各陈词。儿童有权利,道理可发挥。

黾勉写文字,心尽力不随。半生事笔墨,辛苦为法施。

百事无一成,吾力固为微。却顾小儿辈,怅惘不自持。

人情爱溺孙,牛马任所为。非不知烦恼,乐此不为疲。

善哉诸老翁,相对吾愧之。媪煦虽有心,胜业终多亏。

何时得还愿,补写童话诗。持赠小朋友,聊当一勺饴。


读书(近现代·周作人)
押有韵

读书五十年,如饮掺水酒。偶得陶然醉,水味还在口。

终年不快意,长令吾腹负。久久亦有得,一呷识好丑。

冥想架上书,累累如瓦缶。酸甜留舌本,指顾辨良否。

世有好事人,扣门乞传授。舌存不可惜,对客徒搔首。


大寒(近现代·周作人)

时节近大寒,朝夕多风雪。纪数过二九,寒气何凛烈。

疾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短至日转长,严冬余三一。

屈指交春时,即在上元夕。虽复有馀寒,未必妨启蛰。

天地有盈虚,往复成季节。农夫自了知,无待圣人说。


文字(近现代·周作人)

半生写文字,计数近千万。强半灾梨枣,重叠堆几案。

不会诗下酒,岂是文作饭。读书苦积食,聊且代行散。

本不薄功利,亦自有誓愿。诚心期法施,一偈或及半。

但得有人看,投石非所恨。饲虎恐未能,遇狼亦已惯。

出入新潮中,意思终一贯。只憾欠精进,回顾增感叹。


丙戌岁暮(近现代·周作人)

从前作诗句,漫云牛山体。近又写五言,似拟寒山子。

自身非禅门,稗贩无一是。还自写我诗,笔画代口耳。

寄远示友生,本意只如此。茫茫火狗年,涂画尽数纸。

倏忽将改岁,唐劳可以已。诚知笔墨贱,不及钱刀利。

岂无恩与怨,欲报无由致。行当濯手足,山中习符水。


丁亥暑中杂诗 黑色花(近现代·周作人)
押麻韵

顷日见好梦,寻得黑色花。如墨或如漆,比拟毫釐差。

冥冥如长夜,设喻将非夸。上翔猫头鸟,下伏癞虾蟆。

是实有见毒,有如美杜沙。倏忽化为石,伪笑露齿牙。

法力制人天,摩吕不能遮。我未学咒法,红衣师喇嘛。

板凳作马骑,人足换桠杈。却喜最黑术,能伏两脚蛇。


鬼夜哭(近现代·周作人)

仓颉造文字,其时天雨粟。亦有南山鬼,夜半号咷哭。

天意似欣喜,发廪散五谷。有似雨香花,往例征天竺。

鬼意欲何为,诡秘殊难度。或恐凿混沌,不能保纯朴。

或惧窥幽奥,如燃通犀角。可惜小鬼头,识见尚不足。

唐有吴道子,变相图地狱。清人罗两峰,鬼趣画满幅。

不必借文字,幽隐无弗烛。更有张天师,画符如蚓曲。

一纸下雷部,狠过钟馗捉。不比官文书,出入弄笔墨。

寒村穷秀才,旦夕捧书读。摇头诵《左传》,《周易》背烂熟。

常被鬼揶揄,耸肩如蝙蝠。饼酸酒味薄,生计遭逼迫。

虽持无鬼论,虚耗苦难逐。此时鬼应喜,日夜笑局局。


女人国(近现代·周作人)

昔人作小说,幻出女人国。其地无丈夫,窥井自孕育。

设想非不奇,阴阳苦孤独。又或妻为纲,夫男作纲目。

女君罗面首,人事正反覆。岂不快人意,所重在报复。

平等良大难,故事未容续。男女相人偶,天然成眷属。

相推复相就,如轮共一轴。茫茫人世事,端在衣食足。

自在不相离,公平即为福。奇迹止于斯,何用惊世俗。


中山狼(近现代·周作人)
押尤韵

昔有东郭生,骑驴作浪游。道中见狼子,乞命频叩头。

启笈救敝狼,或是墨者流。难去狼复出,欲断先生喉。

咨询及桑树,同意有老牛。动植本一体,何所用怨忧。

终乃逢老叟,纵横多智谋。引狼却入笈,一剑还相酬。

此事大有名,流传遍九州。示戒行道者,慎防貉一丘。

我曾遇野狼,似狗伏道周。望见白棓影,曳尾窜田沟。

人世有异物,面目犹同俦。忽尔现狼相,不省恩与仇。

民间惧人狼,颇复似此不。掩卷灯下坐,思之发沉忧。


《西游记》(近现代·周作人)

儿时读《西游》,最喜孙行者。此猴有本领,言动近儒雅。

变化无穷尽,童心最歆讶。亦有猪八戒,妙处在疏野。

偷懒说谎话,时被师兄骂。却复近自然,读过亦难舍。

虽是上西天,一路尽作耍。只苦老和尚,落难无假借。

却令小读者,展卷忘昼夜。著书赠后人,于此见真价。

即使谈玄理,亦应如是写。买椟而还珠,一样致感谢。

《红楼梦》(近现代·周作人)

尝读《红楼梦》,不知所喜爱。皎皎名门女,矜贵如兰茝。

长养深闺里,各各富姿态。多愁复多病,娇嗔苦颦黛。

蘅芜深心人,沉著如老狯。啾唧争意气,捭阖观成败。

哀乐各分途,掩卷增叹概。名花岂不艳,培栽费灌溉。

细巧失自然,反不如萧艾。反复细思量,我喜晴雯姐。

本是民间女,因缘入人海。虽裹罗与绮,野性宛然在。

所惜乃短命,奄忽归他界。但愿现世中,斯人倘能再。

径情对家国,良时庶可待。


牛女(近现代·周作人)

俗传七月七,牛郎会织女。乌鹊架为桥,一年才一度。

书斋有学究,捋须说大误。是有牛女星,列在天河浒。

世人不好学,错解作夫妇。吾辈凡俗人,却喜小儿语。

传说有佳篇,正复在尔许。久负天帝钱,赖债此为祖。

责偿罚分飞,岁岁别离苦。未必似暴君,适逢家长怒。

耶威最酷烈,宙斯常动武。耕织偿聘钱,此事犹为恕。

当作神话看,比较多风趣。学问辩真假,人情无今古。

满纸荒唐言,悲欢动妇孺。若欲谈天文,自当按星谱。


夸父(近现代·周作人)

夸父昔逐日,陶公曾有诗。功竟在身后,此语重可思。

甘渊不可至,邓林实所遗。此事足千古,俗辈安能知。

我思魏晋人,所见诚深微。委曲通人心,情至理不违。

唐宋固文盛,思想渐萎衰。虚言张道谊,酷儒为士师。

尔来讲学者,千载发光威。此辈适何来,疑是鲜卑儿。

习得汉文字,虏性犹未移。盛气向华人,有如曩昔时。

于今成学风,群起而力追。昔人斥奴气,大意或在斯。

我怀公之佗,后起安可期。


伯牙(近现代·周作人)

伯牙善鼓琴,但为知己役。钟期既逝去,琴声遂永绝。

所以人琴亡,良由质已失。吾辈平凡人,还自有分别。

绝技固未有,知音不可必。有怀欲倾吐,且拼面壁说。

或如吴门僧,台前列顽石。即使不点头,聊可破寥寂。

大声叫荒野,私语埋土穴。古人有行者,方法不一一。

何必登高座,语语期击节。或有自珍意,随时付纸笔。

后人如不读,亦堪自怡悦。欲出悉出已,能事斯已毕。


纪晓岚(近现代·周作人)

东坡喜说鬼,妄言聊解醒。本来无所为,妙语乃环生。

后世谈神怪,唯以寄劝惩。颜夭蹠乃寿,此理既无凭。

况复涉三世,支离弥可憎。纪氏作五记,文笔颇清明。

为有宣传意,难动识者听。却有一节话,题曰绳还绳。

缚狐还被缚,报复相因承。等是示儆戒,此意差可称。

孔子重直道,报怨得其平。牙眼各相报,见于景教经。

儒家贵中庸,天主有威名。同时传此语,不能违人情。


李长吉(近现代·周作人)

吾怀李长吉,善作幽怪诗。及读南园篇,中心常怀疑。

生为唐宗室,身世非卑微。浪游觅诗句,长有奚囊随。

不知何所感,乃作孤愤词。欲买耶溪剑,誓从猿公归。

十年游扬州,薄幸杜牧之。忍过事堪喜,此言亦若为。

文人多感触,千古类如斯。哀怨虽刻骨,旁人那得知。

却怜长爪郎,平生未展眉。倏忽赴帝召,未及辞阿㜷。

玉楼纵云乐,越游终虚期。神剑不自跃,欲以报阿谁。


陶渊明(近现代·周作人)

《宋书》传隐逸,首著陶渊明。名文归去来,所志在躬耕。

本来隐逸士,非不重功名。时艰力不属,脱然谢簪缨。

人不可无势,桓温语足征。孟嘉亦豪杰,尺寸无所凭。

偃蹇居掾属,徒为蝼蚁轻。五斗悔折腰,此意通弥甥。

细读孟君传,可以知此情。俗儒辩甲子,曲说徒瞢腾。


《笑林》(近现代·周作人)

忆昔读《笑林》,著想多妙绝。小妖作变怪,忽被净瓶吸。

魔王旋降服,喽啰悉得出。王慰诸魔众,苦饿曾几日。

答言饿尚可,几乎挨挤煞。微言妙得间,一语发笑噱。

更有川柳诗,字数才十七。讽刺世俗情,善能搜间隙。

亦或咏史事,情事写历历。文王访太公,徐步近水侧。

钓得鱼儿否,负手搭讪说。一曲渭水河,逼真过演剧。

谐谑虽小道,亦是一艺术。伺机窥要害,一攫不容失。

贤达善大言,满纸语剌剌(剌读如切)。无怪初学者,展卷眼生缬。


袁随园(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诗话,吾爱袁随园。摘句有佳语,前人加朱圈。

亦稍发议论,少年常爱看。及后重取阅,相隔五十年。

影迹模糊在,味道不新鲜。多言尹相国,如见时胁肩。

所喜重性灵,主张近公安。却独以此故,见怒于时贤。

恶口章实斋,反复妇学篇。浙学分东西,派别故俨然。


秋虫(近现代·周作人)

凉风起夜半,秋虫鸣前庭。细听非促织,乃是油唧呤。

因风送繁响,恍如振银铃。反复鼓哀调,急迫难为听。

剧怜黑大汉,何缘作此声。将是唱恋歌,当户理鸣筝。

及时不见采,将随秋草零。造物乐有物,众生执此生。

生生实天意,仁义乃俗情。方向既自定,道路所由成。

人生诚微末,智力庶可凭。若不造幸福,空负灵长名。

哲人重自然,高论涉杳冥。倘欲返本真,应学秋虫鸣。


水神(近现代·周作人)

越人与水狎,断发而文身。入水斗蛟蜃,不闻畏水神。

希腊有神女,常居河海滨。年少美容颜,可畏亦可亲。

时就凡人戏,解佩致殷勤。诗画多取材,流传为世珍。

尝读如梦记,乡曲记传闻。池沼有主者,类是龙蛇伦。

常悦人间女,拉致为婚姻。是名阿玉池,绿水不生纹。

水在四行中,柔媚最近人。舟楫通远地,罟网获巨鳞。

食饮并盥濯,切身多欢欣。一朝入水底,忽尔为波臣。

变作河水鬼,水际永沉沦。平生居水上,一死原无论。

独惜乐水意,不及怀土殷。流水有情意,死生不可分。

生时承爱抚,死亦获温存。所当爱海女,无愧水乡民。


《白蛇传》(近现代·周作人)

顷与友人语,谈及《白蛇传》。缅怀白娘娘,同声发嗟叹。

许仙凡庸姿,艳福却非浅。蛇女虽异类,素衣何轻倩。

相夫教儿子,妇德亦无间。称之曰义妖,存诚又善善。

何处来妖僧,打散双飞燕。禁闭雷峰塔,千年不复旦。

滦州有影戏,此卷特哀艳。美眷终悲剧,儿女所怀念。

想见合钵时,泪眼不忍看。女为释所憎,复为儒所贱。

礼教与宗教,交织成偏见。弱者不敢言,中心怀怨恨。

幼时翻弹词,文句未能念。绝恶法海像,指爪掐其面。

前后掐者多,面目不可辨。迩来廿年前,塔倒经自现。

白氏已得出,法海应照办。请师入钵中,永埋西湖畔。


《八犬传》(近现代·周作人)

中原有市镇,不幸遇兵燹。屋破人尽去,唯存狼与犬。

狼从山中来,犬是村中产。相会废墟中,废墟归总管。

狼本无所为,志在得片脔。手法有祖传,不知恩与怨。

犬虽出狼族,忠义性不变。每见生客过,虑为主人患。

跳踉相追逐,垂舌杂呼喘。旅人狼狈去,一口或难免。

不知旧主人,洋场正避难。安卧高楼中,身心甚康健。

侍卫固徒劳,勇猛可示劝。待得太平时,为作《八犬传。


修禊(近现代·周作人)

往昔读野史,常若遇鬼魅。白昼踞心头,中夜入梦寐。

其一因子巷,旧闻尚能记。次有齐鲁民,生当靖康际。

沿途吃人腊,南渡作忠义。待得到临安,馀肉存几块。

哀哉两脚羊,束身就鼎鼐。犹幸制熏腊,咀嚼化正气。

食人大有福,终究成大器。讲学称贤良,闻达参政议。

千年诚旦暮,今古无二致。旧事倘重来,新潮徒欺世。

自信实鸡肋,不足取一胾。深巷闻狗吠,中心常惴惴。

恨非天师徒,未曾习符偈。不然作禹步,撒水修禊事。


乞食(近现代·周作人)

陶公昔乞食,鲍叔曾解衣。古人去我久,不意复见之。

我非生君子,固穷亦奚辞。愧不信冥报,致谢徒虚词。

平生弄笔墨,妄想作法施。立言终空幻,半偈只自怡。

且当啖牛肉,醉倒土地祠。兀兀却复醒,吟此一首诗。


梧桐(近现代·周作人)

中庭有梧桐,亭亭如华盖。碧叶手掌大,荫庇诸蝉类。

繁荣极夏日,倏值岁时改。时光不可见,日日夺苍翠。

桐子已黄熟,收入童儿袋。萧萧秋风起,飘然一叶坠。

蝉声俄寥落,渐以促织代。却惊懒妇心,寒衣未补缀。


红花(近现代·周作人)

昔日读红花,吾怀伽尔洵。自称为懦夫,慈悲发大心。

会值俄土战,死伤日益深。扼腕救不得,痛苦愿平分。

有如库士玛,投身去从军。四日卧战场,祇脚幸尚存。

又或如伊凡,怯弱安贱贫。爱彼倚门女,念此多苦辛。

徒劳不得意,一身等轻尘。感念人间苦,又或为狂人。

瞥见红色花,认为众恶因。焦思日消痿,一旦死墙阴。

握花在手中,面上见笑痕。我爱古文士,不徒写诗文。

是中有真意,恻恻为群伦。言行常相副,非止呼与呻。

器识能如此,立言乃可尊。翰林与御史,彼此安足论。


中央大学园中六朝松(近现代·周作人)
押马韵

苍松不解语,兀立台城下。六代兴亡事,凭君告来者。


牡丹鸡(近现代·周作人)
押纸韵

花好在一时,富贵那可恃。且听荒鸡鸣,抚剑中霄起。


山水(四首)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山色如泼墨,滃郁含云气。速棹扁舟回,莫待风雨至。

初夏村居即景(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律诗押东韵
题注:一九○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杖藜扶我过桥东,竹院莎斋小径通。杨柳池塘科斗水,杏花村馆酒旗风。

一逢山色斜阳外,千树蝉声夕照中。剑匣指头容醉卧,日光穿竹翠玲珑。


题画绝句 芙蓉(果斋云一名拒霜花) 丁亥十一月廿一日(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药韵

灼灼芙蓉花,凌寒发红萼。徒有拒霜姿,临风自开落。


题画绝句 玉簪花(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侵韵

日暮草深深,谁遗白玉簪。补萝人不见,零落到如今。


题画绝句 篱边菊花 十一月廿八日(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马韵

持醪叹靡由,秋华浸盈把。陶令不归来,寂寞东篱下。


观瀑图(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屋韵

春时十日雨,横流满坑谷。山中有幽人,拄杖看飞瀑。


红梅 用姜白石词意(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元韵

阔别西湖久,无憀独闭门。何人最相忆,红萼耿无言。


松石上有老人扶杖行(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麌韵

杖策慢登高,独行何踽踽。恰将木石奇,映出须眉古。


山水(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灰韵

秋色满大地,探幽到水隈。扁舟人独坐,不为羡鱼来。


为文鉴题果斋画绿梅(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

篱角月黄昏,无言倚修竹。微风动佩环,幽恨寄蛾绿。


杜鹃花(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东韵

寂寞攒宫道,冬青摇晚风。山花不解事,独自映山红。


山水(四首)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纸韵

柳绿复桃红,春光满乡里。山中有幽人,独坐看流水。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灰韵

登楼望山气,秋色何佳哉。时光如落叶,片片迫人来。


山水人物四首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有韵

何处听黄鹂,双柑并斗酒。杖策且徐行,记取青青柳。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阳韵

小坐青桐下,芙蕖自在香。身闲更地静,心里自清凉。


其四(近现代·周作人)
五言绝句押真韵

骑驴寻梅去,领略一枝春。独叹寒意重,花瘦似高人。


炮局杂诗(录五首) 其一(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先韵

布衾米饭粗温饱,木屋安眠亦快然。多谢公家费钱谷,铁窗风味似当年。


其二(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萧韵

卖却虎皮吃冷饭,当时豪气未全消。莫将原子平天下,珍重馀年好看潮。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支韵

青帽蓝衣十九时,代爷入狱复何词。荧荧双眼含悲愤,国事前途未可知。


其四(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

七十老翁坐不起,笑啖榅桲与芙蓉。夜半溺床复悲啸,南冠相对但书空。


其五(近现代·周作人)
七言绝句押支韵

一夜寒灯十首诗,若中作乐有谁知。而今木屋飕飕冷,正是无忧无虑时。

山水(四首) 其四(近现代·周作人)
押寒韵

孤舟冒烟雨,危坐把钓竿。霜叶红于花,寂寞无人看。


山水人物四首 其三(近现代·周作人)
押青韵

松下弹古琴,莫惜无人听。小僮倚石眠,一觉未曾醒。


菩萨蛮·夏日村居,集句(一九○○年夏)(近现代·周作人)

四檐山色清残暑。草深闲院虫相语。凉风过柴门。孤烟竹里村。

宿润侵苔甃。扫花山石瘦。篱落带斜晕。樵声出翠微。


菩萨蛮·送戛剑生往秣陵,集(一九○一年三月十五日)句(近现代·周作人)

风力渐添帆力健。萧条落叶垂杨岸。人影夕阳中。遥山带日红。

齐心同所愿。努力加餐饭。桥上送君行。绿波舟楫轻。


菩萨蛮·春日天香阁偶成,时辛丑寒(一九○一年四月四日)食(近现代·周作人)

庭树露浓花气湿。花里小楼双燕入。明日是清明。春逢小雨晴。

轻㮒浮草色。苍筠密于织。竹阴借东家。苔阶日影斜。


菩萨蛮·辛丑清明游戒珠寺,望黄琢山率(一九○一年四月五日)赋(近现代·周作人)

尚爱此山看不足。芳草和烟铺嫩绿。风静鸟声圆。春阴寒食天。

云岚青欲滴。落日衔翠壁。飞絮拂归鞍。春衣雨后寒。


浣溪沙·春日集句,用坡公春情韵(一九○一年春)(近现代·周作人)

庭院无人花自飞。乍晴池馆燕争泥。竹枝香露湿人衣。

千缕曲尘杨柳绿,一江微雨鹧鸪啼。花间觅路鸟先知。


浣溪沙·春日遣怀,集(一九○一年春)句(近现代·周作人)

小醉微吟过一春。杏花雨细欲生尘。闭门高卧养天真。

只有梅花是知己,重与江山作主人。好书堆案转甘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