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

近现代·洪炳文·诗词作品

近现代·洪炳文·诗词作品
探芳信 题吴江陶莘农茂才《耘经既耕还读图》(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鸟声不住。布谷催耕,提壶携酒。正一年春及,芳辰漫辜负。

北陌南阡青无限,刚是扶犁候。莫评量、木橘千头,渭川千亩。

清福能消受。看木叶秋飘,池波春皱。如此园亭、容我读书否。

蟾光许现团圞相,吾佛无量寿。望江南,一发青山依旧。


买陂塘 题刘晓眉《桃源问津图》(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问刘郎、天台归后,一帆花外春雨。云迷洞口人何处,只见绿杨千缕。

忆杜宇、声声渔唱闻遥浦。寻芳寡侣。看红露流香,丹霞似锦,暗逐落花去。

仙山里,可有垂髫儿女。风吹衣袂翩举。武陵闻说秦人在,无异尘寰完聚。

今几许。魏晋渺云烟,莫道沧桑苦。丹青羡汝。待访得桃源,木兰舟畔,添写一枝橹。


城头月 柳眉(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小蛮自昔能歌舞。纤纤偏如许。新月弯环,远山媚妩。

令我添愁绪。

含情欲与人言语。试把青痕数。愁蹙双蛾,管侬离别,正是章台路。


苏幕遮 柳眼(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好韶光,长亭路。偷看行人,隐隐鞭丝度。隋苑繁华争一瞬,含睇相迎,绰约风情露。

鹦鹉洲,桃叶渡。浓露朝零,珠泪抛无数。瞥见名花开万树。

倏转秋波,望望春归处。


蝶恋花 柳丝(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春雨缠绵寒食近。新绿参差,却被流莺引。何处弄机声隐隐。

别绪千条言难尽。着色鹅黄留画本。弹出阳关,挹露飘瑶轸。

剪断青云谁更忍。一缕柔情、恐被相思损。


虞美人 柳絮(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因风作势敲罗幌。疑听珠环响。漫天雪影雨初晴。搀入梨花到眼不分明。

飘茵堕溷时时有。往事难回百。吴绵耐冷卸征衣。逝水浮萍何处送将归。


满江红 暮秋感怀(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三尺枯桐,弹不出、古人怀抱。空羡那、闲云孤鹤,海天春晓。

抚髀每嗟吾辈晚,着鞭已让他人早。笑闲身、何处寄闲愁,吟诗好。

花落尽,空幽草。梦醒后,馀啼鸟。怅文人、前身孽障,一生难了。

忏悔无从空五蕴,求仙孰是通三岛。且闭门、种菜玩时光,英雄老。


满江红 自题《三生石》传奇卷首(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三生石》传奇,今无传本,内容不详。)

人世因缘,莫不是、老天排就。有一介、书生秀士摊书时候。

忽地乘风游玉阙,天香馥郁笼袍袖。对莲花、听说旧根由,西王母。

阅历了,悲欢够。驰驱了,文章薮。算情禅身分,恩深谊厚。

三世泥鸿堪印证,云霞仍恋前身友。猛回头、重返蕊珠宫,离尘垢。


金缕曲 又题卷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庭院无人处。绮情生、镇日悲秋,悄无一语。百感填膺芒角露,恨少霓裳歌舞。

漫记忆、前身儿女。泥雪三生重印证,谱新词、遑说推敲苦。

天有缺,石能补。

生平只为多情误。触牢愁、酩酊难浇,蓬莱易沮。哀乐小年难自遣,只听琵琶低诉。

何处是、满庭芳树。但愿仙风飘引去,到珠宫、重问云霞侣。

离别久,泪如雨。


浪淘沙 其一 霜林红叶(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秋色上帘栊。霜信难通。堤边砧杵塞边鸿。错认三春桃李放,绚烂东风。

点缀到江枫。暮景霞烘。酡颜人醉绮罗丛。好趁多情流水去,诗句题红。


其二 小园野菊(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冷信近窗纱。瘦影交加。斜阳衰草路三叉。花意浑如人意淡,洗却繁华。

心绪正如麻。无兴探花。一枝横压帽檐斜。问讯重阳风雨后,秋在谁家。


蝶恋花 自题《黑蟾蜍》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黑蟾蜍》传奇,今无传本,大概是写中日战争时刘永福守台湾抵抗日军事。)

安平江上军容整。鼙鼓传来,迸人笳声竞。将自勤王兵用命。

黑旗现出蟾蜍影。

回首南天风鹤警。砥柱中流,保此台南境。屡出奇谋忠勇称。

麒麟杰阁丹青炳。


百字令 又题《帝女花》、《桃溪雪》两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老天何苦,把佳人才子,艰难尝试。离合悲欢空簸弄,抛了盈盈清泪。

宝镜重圆,绿珠竟殉,幻出离奇事。茧情词客,谱成双绝文字。

堪叹逝水流光,繁华一瞬,回头无滋味。剩有茫茫身世在,不许闲愁搁起。

故国沧桑,海疆风鹤,一例伤心意。卌首新诗,暂当仙佛游戏。


鹊桥仙 自题《鹊桥会》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鹊桥会》传奇,牛郎织女故事。)

偶披蓑笠,暂停机杼。今夕相逢欢语。人间佳偶百年身,好似我、一双儿女。

有情伉俪,无情河汉,未许凌波屡渡。只今隔水望仙桥,鳷鹊问、归飞何处。


凤凰台上忆吹箫 自题《箫鸾配》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箫鸾配》传奇,今无传本,内容未详。)

滴露研朱,临池洗砚,写来韵本争传。笑上头夫婿,未渡蓝桥。

除是三生修到,消艳福、能遇神仙。超出那、尘寰欲海,忍利情天。

翩跹。鹤声嘹亮,环佩响月中,想像婵娟。疑素娥仙子,尚在人间。

轻把天机宣泄,遂成就、一段因缘。今宵也,中秋良辰,人月团圆。


百字令 自题《女中杰》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女中杰》传奇,无传本,大概是写抗元女英雄陈碧娘的故事。)

龙泉出匣,借红颜一怒、金蛇飞掣。恸哭三军皆缟素,齐映麻衣如雪。

生斩仇头,直踹贼垒,靴袜俱流血。诘朝相见,父仇今日能灭。

从此壮士归元,保全桑梓,大义从容决。太息中原多纵敌,孰是裙钗奇节。

世主酬庸,乡闾慕义,心事偏难说。兵符躬掌,女中真有豪杰。


鬓云松令 忆家圃楝花盛时即景(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燕莺来,蜂蝶聚。一阵东风,吹落花如雨。满地繁英纷莫数。

为爱吾庐,近了扶疏树。

月当空,日卓午。扑鼻浓香,如入梅林去。廿四番风留不住。

欲写春光,且唤丹青补。


扫花游 寿李母池宜人七旬、漱梅茂才令堂六旬同庆(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金萱两树,是姊妹花枝,同根连理。小春至矣。正梅香岭上,酒香瓮底。

设帨良辰,争羡名门御李。莱衣戏。弄周甲古稀,先后能记。

庆象贤竞美。有令子文孙,兰苕瑜珥。鹊声报喜。认婺星分野,斗牛宫里。

吹到双成,管取玉笙洗耳。曲终未。顾洪崖、捧觞而起。


蝶恋花 题《花香醉蝶图》帐额(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梦醒罗浮春信度。似惜芳心,飞入花深处。细草如茵粘不住。

蘼芜二月多烟雨。

妙笔滕王图作补。一抹胭脂,染出红无数。回首日边桃李树。

春风上苑探花去。


步蟾宫 寿潘庆济表兄封翁七十双庆(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岁星下界来游戏。休再问、神仙甲子。鹿车对挽出花间,难得是、椿萱并美。

晚年骑省无情绪,且种就、庭阶兰芷。洪崖喜捧寿觞来,愿许附、霓裳队里。

长相思 柬晓蔷弟(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对青山。画青山。不放犀毫一日闲。怡情泉石间。

弹阳关。唱阳关。一曲天风响佩环。所思人未还。


画堂春 即景(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青山半角隐斜阳。梧桐庭院招凉。何时梦入水云乡。

一枕黄粱。

明月良宵隐隐,藕花香忆潇湘。多情秋士更神伤。

搅断柔肠。


蝶恋花 无题(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雾里看花愁眼缬。按拍徵歌,莫待繁华歇。何处唾壶人击节。

绮筵飘堕回风雪。

谁遣蟾光三五缺。弹到琵琶,休讶声凄绝。表里洞明光四彻。

前身记是中天月。


百字令 自题《留云洞》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留云洞》传奇,无传本,本是不详。)

名山深处,羡神仙多暇,搜罗材士。列宿云台今再见,武达文通而已。

九转还丹,一龛入定,富贵今来矣。人生如梦,卅年岁月如驶。

行见东慑扶桑,北通渤澥,更南穷交址。从此戎羌臣服尽,无复风尘飙起。

水截蚊鼍,陆剸兕虎,足了中原事。滔滔天下,洞真仙子谁是。


望湘人 《众香国》忆梦,寄怀元真真人,即题本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众香国》传奇,今不存。)

忆天香两袖,疏影半墙,众香园里曾住。茗碗初烹,烛花未灺,更有多情仙侣。

玉册名标,金壶墨淡,嘱题诗句。说恁时、阮肇重来,只在云山深处。

别来俄更朝暮。奈仙凡境杳,难通鱼素。待欹枕幽寻,只有碧山烟树。

雪里思鸿,蕉中觅鹿,尽自吟魂来去。苦望断、天际真人,何日再瞻眉宇。


长相思 其一 题画兰(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对幽兰。写幽兰。谱出骚人心事难。含情空倚栏。

酌金樽。倒金樽。一点芳心画里看。江皋烟水寒。


其二 登楼玩月(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上高楼。望晶球。万里长空如素秋。湘帘悬玉钩。

碧云收。绿阴稠。谁按新声水调头。高歌凌斗牛。


步蟾宫 贺吕甫宗侄上舍新婚(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三竿红日垂帘地。却早被、莺儿唤起。裴航昨夜度蓝桥,喜得有、云英伴你。

修蛾要称佳人意。尽自量评眉■史。佳期正是月初三,刚照到、双弯笔底。


齐天乐 江右署中新春书怀(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春来兀自无情绪。匆勿客中虚度。一雁西风,双鱼远道,问讯家书何处。

怀人正苦。奈极目天涯,故乡云树。临水登山,倚栏每独自延伫。

雪花又兼冻雨。丁冬和断续,深更衙鼓。短烛良宵,寒衾孤枕,别有伤心诗句。

牢愁莫诉。怅斋馆淹旬,凄凉如许。怕到黄昏,听声声杜宇。


减兰 其一 薄病初起书怀(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养疴许久。料是黄花同比瘦。勉阅方书。案上终朝对药炉。

宵深不寐。只有青灯知此昧。残月窗横。不是三更便四更。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流光似驶。又见凉风天末起。百感纷投。兀自伤心不待秋。

峰回水聚。何处神仙开洞府。梦里名山。安得乘云共往还。


其三(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新秋至矣。案户明河如尺咫。砌畔虫声。不是愁人不解听。

罗帏雪净。照见娟娟明月影。雁字遥天。待架银筝柱上弦。


阮郎归 咏雪(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上元过后落灯时。寒风吹鬓丝。地炉添炭客添衣。

新春人未归。

迷雁阵,印鸿泥。琼楼高复低。梅花问讯断桥西。卷帘晴絮飞。


水龙吟 雪美人(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何来琐骨玲珑,翩翩忆向空中坠。皎洁脂凝,娉婷玉立,轻盈砍语。

似絮沾泥,如花堕溷,前身何处。记儿童游戏,几回雕镂,便自见、丰神露。

只有玉娥生妒。洗铅华全身寒素。春光融泄,腰肢消瘦,凭谁防护。

冷眼相看,偶然含泪,悄无情绪。伯明朝、日上帘栊,蓦地效、飞琼去。


少年游 送少湘侄回里(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一帆风顺送归舟。胜景异三秋。湖口钟声,石头山色,都向望中收。

长途风雪须珍重,莫自脱重裘。桑梓谈心,埙篪聚首,备述玉亭游。


鹧鸪天 寄次侄莱仙(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早挂征帆向玉亭。浔阳江畔柳青青。燕来鸿去兄和弟,一响相逢便起程。

干越俗,幕游情。徐徐说与阿戎听。琵琶洲渚东山色,不是丹青画不成。


捣练子 春闺(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癸卯在中学堂作)

探芳信,误佳期。慵点胭脂懒画眉。难把灵犀通一点,只凭红豆寄相思。


调笑令 春闺(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明月。明月。一年频更圆缺。清明芳草萋萋。绿树阴中鸟啼。啼鸟。

啼鸟。惊醒春闺多少。


误佳期 饯春(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垂柳垂杨城郭。中有帘栊楼阁。送春无限惜春心,怕见名花落。

独自倚栏杆,无意斟杯斝。他乡欲寄故人书,只待南飞鹤。


满江红 自题《警黄钟》乐府(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警黄钟》传奇,写黄蜂国团结一致抵御胡蜂国侵略的故事。影射清廷内政不修,外交失策,意在激励国家自强。曾在上海《月月小说报》上发表。)

蕞尔黄封,固犹是、轩辕遗族。奈两大、胡元邻国,强陵弱肉。

巾帼独虑恢复志,朝廷忍受要盟辱。惜么魔、世界化虫沙,战蛮触。

蕉鹿梦,伊谁续。南柯记,重翻曲。彼文人涉笔,感怀而作。

牖户无忘桑土彻,桃虫应念甹蜂毒。慨黄民、醉梦未曾醒,从今觉。

满庭芳 自题《再来缘》乐府(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再来缘》传奇,今不传。)

文史淹通,功名潦倒,谁怜措大酸寒。弥留绝笔,遗稿一篇存。

惟有门生旧侣,恤孤嫠、每叩穷关。伤心处,纸灯麦饭,夜祭泣汍澜。

妙龄膺使节,前生弟子,都是魁元。更诗篇印证,股晕斓斑。

从此家门鼎盛,订姻好、后福团圞。奇绝事,编成乐府,当作戏文看。


满庭芳 郑圃看菊,并柬主人,即用王大令词原韵(庚戌)(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何处寻芳,满城风雨,秋残又值元冬。柴桑高士,隐约在篱东。

种得黄花满地,恍身入绣谷罗丛。更难得,写生妙笔,画老圃秋容。

山房开柿寿,屏供翡翠,鸟唤芙蓉。华堂丝竹,异曲同工。

惜少红墙擪笛,夸按拍,豆子玲珑。雅爱此,望衡对宇,佳客有时逢。


金缕曲 其一 送余挺生大令筠之乐清任(戊申)(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两浙从公久。十馀年、衙参听政,槐厅邂逅。抚字催科分殿最,不愧吾民慈母。

偶绾此、铜章墨绶。一载章安初莅治,便商量、小试栽花手:去思颂,万民口。

两家同是忠宣后。念鲰生、同居皖籍,他乡聚首。敬梓恭桑偏谊笃,略分言情希有。

竟不料、来朝马走。他日龙湫来揽胜,待洪崖、再挹浮邱袖。

论文字,一樽酒。


其二 题包素人荣翰词稿(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江左人文薮。老词人、鸠江旅寓,维扬邂逅。盾鼻磨时馀墨沈,往事不堪回首。

羡闺阁、能逢腻友。大好江山都阅历,揽征衣、京洛缁尘透。

别离苦,相思久。

先生本是龙图后。溯年来、他乡稿笔,天涯奔走。纻白灯红词一卷,风雅如君希有。

愿享此、千金敝帚。他日荆州能识面,待洪崖、重挹浮邱袖。

论文字,一槽酒。


其三(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一领青衫旧。恨鲰生、鸡窗雌伏,兔园株守。静坐焚香思忏绮,绮语无时蔑有。

问地狱、泥犁知否。离合悲欢生恶感,忒关情、常觉眉头绉。

量衣带,腰围瘦。

新词盥诵蔷薇手。想先生、元龙意气,长卿抱负。瓦釜雷鸣腾俗响,忽听钧天雅奏。

却早把、灵犀心逗。但愿鳞鸿时有便,付邮筒、寄我诗千首。

赓同调,吾良友。


浪淘沙 题垂丝海棠黄鹂画扇(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金屋晓妆迟。微揾香腮。侬家情绪恰如丝。鸟啭歌喉花解语,真个相思。

写出好丰姿。晕透胭脂。深闺正在梦辽西。九十韶光难唤住,春去多时。


贺圣朝 其一 同上,用陈栗庵茂材原唱韵(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洞庭木落秋云暮。元冬将度。西邻忽报送花来,催题诗句。

黄花满地,碧云天际,念佳人如晤。林间贳酒是谁来,有白衣相遇。


其二 又一体(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种花几度周星纪。可称花知己。肖形一一锡嘉名,有玉英珠蕊。

满城风雨,满庭丝竹,助名花绮靡。卷帘人瘦,傲西风,为忆填词李。


满江红 自题《无根兰》传奇卷首(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无根兰》传寄,今不存。据沈不沉《近代温州戏曲题咏》考,大概是写南宋郑思肖事。郑宋亡不仕,隐居苏州,名其居曰“本穴世界”,实系“大宋”二字。坐卧必南向,自号所南。善画墨兰,其画花叶萧疏,皆无土无根。兼工墨竹,多画苍烟半抹,斜月数竿之景,寄寓宋室沦亡之感。)。(壬子)

兰草无根,觅不得、中原净土。只剩有、铜驼荆棘,荒凉谁语。

故宫禾黍歌行迈,冬青宰木悲风雨。比灵均、寄与赋荃荪,吟蘅杜。

升中书,义堪取。史中讹,笔堪补。愿激励华民,扫除胡虏。

大义春秋凛夷夏,雄军革命师汤武。幸今朝、还我旧江山,归民主。


蝶恋花 其一 和李仲都寄怀词原韵(辛亥)(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新词丽句临风诵。吊古伤今,命意多悲痛。金粉江山浑似梦。

吟笺压得归装重。

八斗高才文思重。冠盖名流,付与君迎送。把酒同游风月共。

题名好比岑岐洞。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看花老眼浑如雾。大好湖山,每欲游吴楚。为忆前人凭吊处。

泪丝弹作帘纤雨。

蜷伏家园谁共语。梦里飞球,何日能冲举。五载相思空自苦。

离合悲欢原难预。


其三(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吟魂也把关山越。一曲三秋,此事心难撇。雪爪泥鸿留往迹。

妙翰临摹称双绝。

尺索鱼书前日接。觌面终难,深悔当年别。廿四花风俄一瞥。

梅雨连绵无休歇。


蝶恋花 赵氏圃中初夏即景,用欧阳永叔词韵(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绿树浓阴阴几许。前度杨花,化作萍无数。舞树歌台回望处。

行人锗记台城路。

楝子花开芳信暮。刻意留春,毕竟春难住。隐几支颐娇不语。

一双胡蝶频来去。


减字木兰花 寄友人(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经年别绪。欲托星邮无觅处。楝子花开。一幅瑶笺特地来。

偶拈弱管。每为情长嫌纸短。为报平安。共表同心两地欢。


捣练子 其一 闺情(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云鬓乱,玉钗欹。慵点胭脂懒画眉。十二阑干明月夜,梨花影里立多时。


其二 闺怨(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弹烛泪,卷帘波。镇日含颦敛翠蛾。辜负韶光聊白惜,一春恨事笄侬多。


长相思 其一 在郡寓作(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押支韵

订归期。误归期。一片乡心托子规。侬情人不知。

柳如眉。月如眉。怪底天涯鲤信迟。光阴梅熟时。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雨丝丝。柳丝丝。春去堂堂几许时。呢喃双燕知。

折杨枝。赠杨枝。只是今朝暂别离。重来应有期。


浪淘沙 自题《晚节香》传奇(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晚节香》传奇,今不存。据词意,当写陶渊明事。)。(校者注:本卷以上各首均录自《花信楼词存》。)

轩冕怕尘淄。愧见台司。不因五斗折腰肢。三径就荒思故土,归去来辞。

秋色满东篱。霜叶离披。白衣送酒酒盈卮。晚节香名真不朽,谱作传奇。


浪淘沙 其一 柬某女士(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玉映擅清才。妙句能裁。亚洲新学此胚胎。要把文明输女界,桃李群栽。

把卷对妆台。咏絮吟梅。聪明定自夙根来。他日新词能寄我,珍重缄开。

浪淘沙 得次儿武林家书,为述其意,作此一阕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归里太匆匆。汗马无功。风云未会困蛟龙。年少终军难用武,恼煞英雄。

镜听到闺中。花卜灯红。檐前鹊语未曾通。夫婿封侯他日觅,为祝天公。


满江红(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试上山亭,好一览、天容海色。浑便似、置身高处,玉楼晶阙。

翘首烟霄尘埃外,步虚环佩仙宫侧。有江心、双塔峙中川,干云出。

金波射,罗浮月。银涛涌,昆仑雪。叹英雄淘浪,潮声呜咽。

挂采孤峰时隐现,灵昆一点争明灭。倩铜琶、唱出大江东,鸣弦绝。


十六字令 其一(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引用典故:起夜来

香。金鸭浓熏夜未央。重帘里,清馥浣诗肠。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帘。一幅湘纹压小檐。微雨度,响戛玉钩尖。


其三(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眉。镇日含颦那个知。问夫婿,深浅入时宜。


其四(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波。临去含情意若何。眉楼上,帘卷近秋河。


减字木兰花(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楝花香绕。闻说春归人未晓。屈指归期。廿四番风在此时。

不如归去。愁向林间听杜宇。梅雨家家。怕卷湘帘对落花。


金缕曲(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以上三词均录自《瓯隐园社集》。瓯隐园社是以冒广生为首的温州地区诗人组织,有温籍诗人陈祖绶、洪炳文、徐定超、洪锦标、李笠等,也有寓温的外地诗人如朱寿保、符璋等,社员共28人。)

玉介名园处。是前朝、玉恭结构,亭台竹树。几度沧桑都过眼,只有林峦如故。

今瓯隐、幨帷暂驻。对景题诗情怅惘,怕韶光、百五仍虚度。

太玉洞,迷烟雾。

风风雨雨连朝暮。问何人、金铃千万,将花呵护。淮海莺花词调好,只听琵琶低诉。

招几辈、诗人联句。一曲阳关弹未了,奈英侬、白地抛春去。

春去也,留难住。

探芳信 题吴江陶莘农茂才《耘经既耕还读图》(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鸟声不住。布谷催耕,提壶携酒。正一年春及,芳辰漫辜负。

北陌南阡青无限,刚是扶犁候。莫评量、木橘千头,渭川千亩。

清福能消受。看木叶秋飘,池波春皱。如此园亭、容我读书否。

蟾光许现团圞相,吾佛无量寿。望江南,一发青山依旧。


买陂塘 题刘晓眉《桃源问津图》(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问刘郎、天台归后,一帆花外春雨。云迷洞口人何处,只见绿杨千缕。

忆杜宇、声声渔唱闻遥浦。寻芳寡侣。看红露流香,丹霞似锦,暗逐落花去。

仙山里,可有垂髫儿女。风吹衣袂翩举。武陵闻说秦人在,无异尘寰完聚。

今几许。魏晋渺云烟,莫道沧桑苦。丹青羡汝。待访得桃源,木兰舟畔,添写一枝橹。


城头月 柳眉(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小蛮自昔能歌舞。纤纤偏如许。新月弯环,远山媚妩。

令我添愁绪。

含情欲与人言语。试把青痕数。愁蹙双蛾,管侬离别,正是章台路。


苏幕遮 柳眼(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好韶光,长亭路。偷看行人,隐隐鞭丝度。隋苑繁华争一瞬,含睇相迎,绰约风情露。

鹦鹉洲,桃叶渡。浓露朝零,珠泪抛无数。瞥见名花开万树。

倏转秋波,望望春归处。


蝶恋花 柳丝(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春雨缠绵寒食近。新绿参差,却被流莺引。何处弄机声隐隐。

别绪千条言难尽。着色鹅黄留画本。弹出阳关,挹露飘瑶轸。

剪断青云谁更忍。一缕柔情、恐被相思损。


虞美人 柳絮(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因风作势敲罗幌。疑听珠环响。漫天雪影雨初晴。搀入梨花到眼不分明。

飘茵堕溷时时有。往事难回百。吴绵耐冷卸征衣。逝水浮萍何处送将归。


满江红 暮秋感怀(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三尺枯桐,弹不出、古人怀抱。空羡那、闲云孤鹤,海天春晓。

抚髀每嗟吾辈晚,着鞭已让他人早。笑闲身、何处寄闲愁,吟诗好。

花落尽,空幽草。梦醒后,馀啼鸟。怅文人、前身孽障,一生难了。

忏悔无从空五蕴,求仙孰是通三岛。且闭门、种菜玩时光,英雄老。


满江红 自题《三生石》传奇卷首(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三生石》传奇,今无传本,内容不详。)

人世因缘,莫不是、老天排就。有一介、书生秀士摊书时候。

忽地乘风游玉阙,天香馥郁笼袍袖。对莲花、听说旧根由,西王母。

阅历了,悲欢够。驰驱了,文章薮。算情禅身分,恩深谊厚。

三世泥鸿堪印证,云霞仍恋前身友。猛回头、重返蕊珠宫,离尘垢。


金缕曲 又题卷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庭院无人处。绮情生、镇日悲秋,悄无一语。百感填膺芒角露,恨少霓裳歌舞。

漫记忆、前身儿女。泥雪三生重印证,谱新词、遑说推敲苦。

天有缺,石能补。

生平只为多情误。触牢愁、酩酊难浇,蓬莱易沮。哀乐小年难自遣,只听琵琶低诉。

何处是、满庭芳树。但愿仙风飘引去,到珠宫、重问云霞侣。

离别久,泪如雨。


浪淘沙 其一 霜林红叶(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秋色上帘栊。霜信难通。堤边砧杵塞边鸿。错认三春桃李放,绚烂东风。

点缀到江枫。暮景霞烘。酡颜人醉绮罗丛。好趁多情流水去,诗句题红。


其二 小园野菊(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冷信近窗纱。瘦影交加。斜阳衰草路三叉。花意浑如人意淡,洗却繁华。

心绪正如麻。无兴探花。一枝横压帽檐斜。问讯重阳风雨后,秋在谁家。


蝶恋花 自题《黑蟾蜍》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黑蟾蜍》传奇,今无传本,大概是写中日战争时刘永福守台湾抵抗日军事。)

安平江上军容整。鼙鼓传来,迸人笳声竞。将自勤王兵用命。

黑旗现出蟾蜍影。

回首南天风鹤警。砥柱中流,保此台南境。屡出奇谋忠勇称。

麒麟杰阁丹青炳。


百字令 又题《帝女花》、《桃溪雪》两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老天何苦,把佳人才子,艰难尝试。离合悲欢空簸弄,抛了盈盈清泪。

宝镜重圆,绿珠竟殉,幻出离奇事。茧情词客,谱成双绝文字。

堪叹逝水流光,繁华一瞬,回头无滋味。剩有茫茫身世在,不许闲愁搁起。

故国沧桑,海疆风鹤,一例伤心意。卌首新诗,暂当仙佛游戏。


鹊桥仙 自题《鹊桥会》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鹊桥会》传奇,牛郎织女故事。)

偶披蓑笠,暂停机杼。今夕相逢欢语。人间佳偶百年身,好似我、一双儿女。

有情伉俪,无情河汉,未许凌波屡渡。只今隔水望仙桥,鳷鹊问、归飞何处。


凤凰台上忆吹箫 自题《箫鸾配》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箫鸾配》传奇,今无传本,内容未详。)

滴露研朱,临池洗砚,写来韵本争传。笑上头夫婿,未渡蓝桥。

除是三生修到,消艳福、能遇神仙。超出那、尘寰欲海,忍利情天。

翩跹。鹤声嘹亮,环佩响月中,想像婵娟。疑素娥仙子,尚在人间。

轻把天机宣泄,遂成就、一段因缘。今宵也,中秋良辰,人月团圆。


百字令 自题《女中杰》传奇后(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题注:(校者注:《女中杰》传奇,无传本,大概是写抗元女英雄陈碧娘的故事。)

龙泉出匣,借红颜一怒、金蛇飞掣。恸哭三军皆缟素,齐映麻衣如雪。

生斩仇头,直踹贼垒,靴袜俱流血。诘朝相见,父仇今日能灭。

从此壮士归元,保全桑梓,大义从容决。太息中原多纵敌,孰是裙钗奇节。

世主酬庸,乡闾慕义,心事偏难说。兵符躬掌,女中真有豪杰。


鬓云松令 忆家圃楝花盛时即景(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燕莺来,蜂蝶聚。一阵东风,吹落花如雨。满地繁英纷莫数。

为爱吾庐,近了扶疏树。

月当空,日卓午。扑鼻浓香,如入梅林去。廿四番风留不住。

欲写春光,且唤丹青补。


扫花游 寿李母池宜人七旬、漱梅茂才令堂六旬同庆(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金萱两树,是姊妹花枝,同根连理。小春至矣。正梅香岭上,酒香瓮底。

设帨良辰,争羡名门御李。莱衣戏。弄周甲古稀,先后能记。

庆象贤竞美。有令子文孙,兰苕瑜珥。鹊声报喜。认婺星分野,斗牛宫里。

吹到双成,管取玉笙洗耳。曲终未。顾洪崖、捧觞而起。


蝶恋花 题《花香醉蝶图》帐额(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梦醒罗浮春信度。似惜芳心,飞入花深处。细草如茵粘不住。

蘼芜二月多烟雨。

妙笔滕王图作补。一抹胭脂,染出红无数。回首日边桃李树。

春风上苑探花去。


步蟾宫 寿潘庆济表兄封翁七十双庆(清末近现代初·洪炳文)

岁星下界来游戏。休再问、神仙甲子。鹿车对挽出花间,难得是、椿萱并美。

晚年骑省无情绪,且种就、庭阶兰芷。洪崖喜捧寿觞来,愿许附、霓裳队里。


宋·徐梦龙·诗词作品
  • 宋·徐梦龙·诗词作品
  • 醉太平(宋·徐梦龙)冰肌玉容。情真意浓。小楼几度春风。醉琉璃酒钟。关山万重。何时又逢。思量雨迹云踪。似襄王梦中。

    清·江绍铨·诗词作品
  • 清·江绍铨·诗词作品
  • 挽张百熙联(清·江绍铨)对联廊庙不必大用,劳谦不必终吉,吾道安在;二圣为之辍朝,多士为之雪涕,其死也哀。

    近现代·童晏球·诗词作品
  • 近现代·童晏球·诗词作品
  • 挽陈其美联(近现代·童晏球)对联国贼未除,身为贼贼;哲人其萎,泪咽人人。

    清·僧笠云·诗词作品
  • 清·僧笠云·诗词作品
  • 挽郭嵩焘联(清·僧笠云)对联学问文章,四千年后所仅见;忠信笃敬,七万里外无间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