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人

近现代·陈瑚(沧玉)·诗词作品

全台诗

陈瑚(1875~1922),字沧玉,号枕山,一号趣园、趣园处士。苗栗苑里人。曾任苑里区长、台中台湾新闻社汉文部编辑记者。明治三十五年(1902),参加雾峰诗人林朝崧倡设之「栎社」,三十九年(1906),「栎社」正式组织化,陈瑚为九名发起人之一。与林痴仙、林幼春、赖绍尧、傅锡祺、庄云从等诗友,往来极为频繁。同年(1906)因与「南社」诗人连雅堂、陈瘦云等人,对击钵吟看法不同,于《台南新报》、《台湾新闻》打笔战。大正七年(1918),以栎社为主的「台湾文社」成立,陈瑚、陈贯兄弟列名十二位理事之中。大正十一年(1922)七月陈瑚出席「栎社二十年题名碑落成典礼」先期准备会议后不久,即卧病不起,是年十一月十九日去世,得年四十八。

近现代·陈瑚(沧玉)·诗词作品
访痴仙山庄即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五言律诗押庚韵

来访庞公宅,云山郭外横。萍蓬游子迹,鸡黍故人情。

栗里安耕稼,桃源隐姓名。醇醪拚一醉,重与话鸥盟。


送汝南留学东京(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五言律诗押东韵

掉头留不住,万里驾长风。载笔游仙岛,题诗遍海东。

人言何足恤,吾道岂终穷。他日归闾里,应非旧阿蒙。


哭社兄痴仙(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灰韵

相见无期大可哀,何时化鹤复归来。骨销地下心难死,诗播人间恨未灰。

饭颗杜陵惭俗客,风流李白是仙才。怜君香草离骚意,检点遗编读几回。


林痴仙上舍柬招诸吟朋宴集于谢颂臣先生生圹时重九后二日也惜余途远不及与会作此寄赠(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东韵

寿坟高筑乱峰中,朋侣生时祭谢公。四座宴倾千日酒,重阳帽落九秋风。

玉山醉倒扶红粉,檀板魂销笑老翁。来岁登高修旧例,不妨胜会与君同。


谨和澈心君原韵赠伯毅兄(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东韵
题注:发表于1922年作

何年鞭石驾长虹,联络环球一轨同。九载未平神禹域,四邻久慑大王风。

亡唇寒齿宁无畏,握手披肝或有功。看子江湖期志士,挥戈共挽日回东。


丙辰1916春初豁轩将往台中诗以送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寒韵
题注:发表于1916年作

潇潇细雨作春寒,愿汝衣裘上客鞍。此去再偿文字债,归来仍饱腐儒餐。

久淹旅邸慈亲老,小隐家山梦寐安。早识鲈莼乡味好,不应岁岁戴南冠。


步幼春岁暮杂感原韵(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灰韵
题注:编者按:《台湾诗荟》、《台湾诗荟杂文钞》、林资修《栎社第一集。趣园诗草》、许天奎《铁峰诗话》、陈汉光《台湾诗录》题作〈步幼春山中杂感原韵〉。

出身何地见奇才,廊庙今应逊草莱。乌鹊依栖无大树,凤凰飞去有空台。

病愁伴我艰辞绝,消息惊人怕递来。柳下首阳惟自择,此中工拙莫疑猜。


步幼春岁暮杂感原韵(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庚韵
题注:编者按:《台湾诗荟》、《台湾诗荟杂文钞》、林资修《栎社第一集。趣园诗草》、许天奎《铁峰诗话》、陈汉光《台湾诗录》题作〈步幼春山中杂感原韵〉。

欃枪仰见斗牛横,时事喃喃告父兄。鼠迹零星天子殿,马蹄蹂躏帝王京。

且谈巢父成高士,漫说仪秦取上卿。数亩薄田生计足,半收秫粟半收粳。


宿痴仙山庄赋赠(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微韵

遁迹山林愿久违,幽居来访竟忘归。桑麻乐事身堪老,铅椠谋生计已非。

酿秫家藏千日酒,登山人采首阳薇。知君蕉鹿忘机早,便欲从今卧翠微。


喜云从见过即赠(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尤韵

十年曾共竹林游,弹指俄惊两鬓秋。屈子行吟因放逐,虞卿著述为穷愁。

人生岂便填沟壑,剑气终看射斗牛。商略牢骚排遣法,醉乡长住百无忧。


绿鹦鹉(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虞韵

金瞳翠羽与凡殊,比翼雕笼影不孤。语入蕉窗声可听,梦回竹径色疑无。

雪衣名字休相混,红豆生涯尚故吾。莫误前头是青鸟,琼轩小立话斯须。


上元宴集(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庚韵
题注:发表于1905年作

夕阳远远露朱甍,疑是绛标建赤城。十里烟云人似织,万家灯火雨初晴。

酒杯在手谈前事,牛耳登坛践旧盟。剪烛西窗愁漏短,何当禁断晓鸡声。


铁砧山吊古(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寒韵

凭吊空山感百端,延平创业最艰难。孤军地拓田横岛,上将身登韩信坛。

井水一泓冰雪冷,剑光万丈斗牛寒。铁砧胜迹堪千古,想见英雄立马看。


怀沈斯庵先生 其一(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真韵

西台晞发痛遗民,避地南瀛第一人。浩劫馀生存硕果,空门垂老弃儒巾。

文风早被端由汝,天子虽尊不得臣。孤岛田横无限恨,白头犹见海扬尘。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歌韵

书生无力挽银河,回首中原洒泪多。甘作萍蓬标气节,独开草昧起弦歌。

蛮花犵鸟供吟咏,势宦权门脱网罗。至竟馀生修净果,百年家国两蹉跎。


哭社兄痴仙(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先韵

天末怀人拟寄笺,忽惊恶梦一凄然。拚将醇酒消豪气,忍谢红尘作鬼仙。

玩世刘伶如待死,盟鸥公瑾是同年。詹园恍惚西州路,华屋空馀锁暮烟。


哭社兄痴仙(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青韵

小筑江村数载经,乌衣门巷感凋零。生逢丧乱同天宝,语杂诙谐类岁星。

泥我狂歌聊当哭,知君长醉不教醒。南瀛硕果今无几,冷落人间野史亭。


托名抚松处士以五古一则赠栎社诸君蒙痴仙见和且屡问姓名戏作一绝句答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支韵

乌鹊南飞借一枝,鸱夷姓字少人知。尤怜化鹤归华表,忍说前身竟是谁。


往嘉义途中即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真韵

一辆轻车载美人,似曾相识半含颦。度溪十里潺湲水,流出桃花减却春。


题故社兄厚庵小照 其一(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寒韵

见影虽如对面欢,故交回首泪频弹。千秋遗稿刊传日,镜里凭他识吕端。

题故社兄厚庵小照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先韵

披图面目肖当年,文酒交游杳似烟。知汝山庄读书处,吟魂犹绕菊花边。


村居即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庚韵

流水平桥雨乍晴,家家妇女饷秋耕。斜阳小立看秧马,便欲烟蓑老此生。


村居即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元韵

花明柳暗自成村,怕听催租叩户喧。安得此中无历日,一溪流水隔桃源。


夏日田家杂兴(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庚韵
题注:编者按:《栎社第一集》、《台湾诗录》、《台中诗乘》均题作〈村居即事〉。

引蔓匏瓜已上棚,向阳葵槿正繁英。南窗一觉羲皇梦,卧听西畴打稻声。


秦始皇(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真韵

失鹿中原大有因,独夫尽法已无民。男儿生便为刘项,莫想桃源去避秦。


击鼓催花(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支韵
题注:发表于1905年作

声声催发上林枝,春日唐宫秘戏奇。羯鼓未终鼙鼓动,海棠忽到落花时。


对酒用李白韵(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搏虎张空拳,挟山超大海。固云一世雄,意气宁长在。

岂无好江山,披图现光彩。我欲吊遗墟,古今几变改。

何以洗我愁,斗酒藏相待。一日不衔杯,典衣沽酒来。

我醉客归休,陶然万虑开。欲解尘世网,惟有倾樽罍。

天地如一朝,安知岁月催。汉武慕神仙,空筑柏梁台。

神仙不可期,骨朽成尘埃。愿言营糟丘,吾其将老哉。


托名抚松处士赠栎社诸君子(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桃李不耐久,逢春发其华。冉冉去春光,飞雪落残霞。

莫怨春无情,汝自开还落。莫怨风狂吹,汝自浮且薄。

太华有长松,郁郁干青霄。羡汝不改心,岁寒尚未凋。

愿君学长松,慎勿学桃李。用此古人言,遍告诸君子。


弃妇词(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坠地为妇女,百般多苦辛。早知难白首,不如勿嫁人。

翻我嫁时箧,泪下沾衣巾。此行异归宁,何颜见双亲。

堂上有翁姑,平时尽孝养。焉知后来人,承欢如既往。

膝下有儿女,鞠育已渐长。焉知继母心,果能关痛痒。

墙茨不可扫,长舌易招尤。妾心每兢兢,幽贞妇职修。

缝纫敢离手,钗钿不插头。持家尚勤俭,内顾君无忧。

不种后园葵,不贪邻舍枣。望君折桂枝,神前默祈祷。

有时君出门,使妾心如捣。鲤信问平安,秋衣寄远道。

夫婿非伯鸾,贱妾非孟光。自谓永无违,恩爱当不妨。

古人亦有言,糟糠不下堂。以此良自恃,富贵岂相忘。

孰知共忧患,不可同安乐。人事月盈亏,世情花开落。

雨散并云飞,孤身何所托。海誓与山盟,即今等谐谑。

故人忍轻弃,只为恋新欢。拔此眼中钉,再种并头兰。

私为新欢祝,双栖永不单。滚滚爱河水,无复起波澜。

自嗟薄命人,日久弃膏泽。镜奁遗新欢,愿汝拂尘积。

自知貌丑人,荆布已足适。绮罗遗新欢,愿汝裁宽窄。

挂帆从此逝,逢君更何年。妾心古井水,终不受人怜。

情天何用补,恨海不须填。截发爇心香,皈依大士前。


老马叹(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百战归来辞玉勒,恋栈似闻长叹息。秋风一夜梦关山,身欲奋飞无羽翼。

当时神骏主人怜,破胡灭虏著先鞭。将军今入凌烟画,回首驰驱已十年。

自信死生犹可托,迎新弃旧人情薄。千金市骨果何人,终当饿死填沟壑。

捷足争誇后进材,英雄末路剧堪哀。识途足备沙场用,其奈世无管子才。

老马伏枥志千里,烈士暮年心未已。君未知马焉知人,风尘豪杰终老矣。


挽槐庭簉室仙逝(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小宋风流亦足多,八年华烛伴娇娥。红尘谪满瑶池去,碧海青天唤奈何。

玉镜台前小照陈,凭君重见李夫人。月痕花影分明在,不用丹青为写真。

美人无寿古今怜,谁乞娲皇补恨天。毕竟文箫休怨别,彩鸾原是蕊珠仙。

悼亡词谱断肠声,密誓凭肩忆旧情。寄语韦郎珍重好,玉箫缘分望来生。


追怀刘壮肃公(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押庚韵
题注:发表于1912年作

忆昔甲申岁,法夷寇南瀛。公自平发逆,久叹髀肉生。

英雄乘时势,系越更请缨。四郊刁斗急,虎帐夜不惊。

胜败乃常事,深谋功竟成。遂令彼金人,畏惧岳家兵。

莫云修武备,海岛便升平。百年开草昧,政教未风行。

凶番赖以抚,田赋赖以清。汽车行陆舟,电火不夜城。

顽民忽梗化,揭竿辍芸耕。即为尧舜民,宁免租税征。

处士亦横议,时作不平鸣。用夷以变夏,毋乃妄讥评。

斯人已不见,治绩犹分明。创始畀后人,文献有馀荣。

斜日登大墩,古城址已倾。岿然北门楼,寄我古今情。


步梁任公赠栎社原韵(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久消战血不闻腥,野火烧馀草又青。如此河山行乐好,可堪携酒上新亭。

新法重修安石传,从军爱读放翁诗。侯封万户无斯乐,正是荆州识面时。

万牛有日驮梁栋,未便名山老大材。一木可能支大厦,为君安慰为君哀。

李陵台下逢苏武,不是悠悠行路人。可惜东西等劳燕,尊颜能得几回亲。


夏日田家杂兴(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刈尽黄云夏日长,村庄晒粟妇人忙。剧怜汗透罗衣湿,未敢偷閒纳晚凉。

閒来缓步到池塘,风送荷花扑鼻香。村女不知花更好,为贪莲子摘莲房。

公馀贪对好溪山,一局棋枰客未还。门外绿阴凉似水,松根牛卧牧童閒。

户税徵馀又水租,拔钉钱出几时无。迩来识得农家苦,欲绘豳风稼穑图。

访痴仙山庄即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五言律诗押庚韵

来访庞公宅,云山郭外横。萍蓬游子迹,鸡黍故人情。

栗里安耕稼,桃源隐姓名。醇醪拚一醉,重与话鸥盟。


送汝南留学东京(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五言律诗押东韵

掉头留不住,万里驾长风。载笔游仙岛,题诗遍海东。

人言何足恤,吾道岂终穷。他日归闾里,应非旧阿蒙。


哭社兄痴仙(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灰韵

相见无期大可哀,何时化鹤复归来。骨销地下心难死,诗播人间恨未灰。

饭颗杜陵惭俗客,风流李白是仙才。怜君香草离骚意,检点遗编读几回。


林痴仙上舍柬招诸吟朋宴集于谢颂臣先生生圹时重九后二日也惜余途远不及与会作此寄赠(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东韵

寿坟高筑乱峰中,朋侣生时祭谢公。四座宴倾千日酒,重阳帽落九秋风。

玉山醉倒扶红粉,檀板魂销笑老翁。来岁登高修旧例,不妨胜会与君同。


谨和澈心君原韵赠伯毅兄(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东韵
题注:发表于1922年作

何年鞭石驾长虹,联络环球一轨同。九载未平神禹域,四邻久慑大王风。

亡唇寒齿宁无畏,握手披肝或有功。看子江湖期志士,挥戈共挽日回东。


丙辰1916春初豁轩将往台中诗以送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寒韵
题注:发表于1916年作

潇潇细雨作春寒,愿汝衣裘上客鞍。此去再偿文字债,归来仍饱腐儒餐。

久淹旅邸慈亲老,小隐家山梦寐安。早识鲈莼乡味好,不应岁岁戴南冠。


步幼春岁暮杂感原韵(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灰韵
题注:编者按:《台湾诗荟》、《台湾诗荟杂文钞》、林资修《栎社第一集。趣园诗草》、许天奎《铁峰诗话》、陈汉光《台湾诗录》题作〈步幼春山中杂感原韵〉。

出身何地见奇才,廊庙今应逊草莱。乌鹊依栖无大树,凤凰飞去有空台。

病愁伴我艰辞绝,消息惊人怕递来。柳下首阳惟自择,此中工拙莫疑猜。


步幼春岁暮杂感原韵(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庚韵
题注:编者按:《台湾诗荟》、《台湾诗荟杂文钞》、林资修《栎社第一集。趣园诗草》、许天奎《铁峰诗话》、陈汉光《台湾诗录》题作〈步幼春山中杂感原韵〉。

欃枪仰见斗牛横,时事喃喃告父兄。鼠迹零星天子殿,马蹄蹂躏帝王京。

且谈巢父成高士,漫说仪秦取上卿。数亩薄田生计足,半收秫粟半收粳。


宿痴仙山庄赋赠(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微韵

遁迹山林愿久违,幽居来访竟忘归。桑麻乐事身堪老,铅椠谋生计已非。

酿秫家藏千日酒,登山人采首阳薇。知君蕉鹿忘机早,便欲从今卧翠微。


喜云从见过即赠(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尤韵

十年曾共竹林游,弹指俄惊两鬓秋。屈子行吟因放逐,虞卿著述为穷愁。

人生岂便填沟壑,剑气终看射斗牛。商略牢骚排遣法,醉乡长住百无忧。


绿鹦鹉(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虞韵

金瞳翠羽与凡殊,比翼雕笼影不孤。语入蕉窗声可听,梦回竹径色疑无。

雪衣名字休相混,红豆生涯尚故吾。莫误前头是青鸟,琼轩小立话斯须。


上元宴集(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庚韵
题注:发表于1905年作

夕阳远远露朱甍,疑是绛标建赤城。十里烟云人似织,万家灯火雨初晴。

酒杯在手谈前事,牛耳登坛践旧盟。剪烛西窗愁漏短,何当禁断晓鸡声。


铁砧山吊古(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寒韵

凭吊空山感百端,延平创业最艰难。孤军地拓田横岛,上将身登韩信坛。

井水一泓冰雪冷,剑光万丈斗牛寒。铁砧胜迹堪千古,想见英雄立马看。


怀沈斯庵先生 其一(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真韵

西台晞发痛遗民,避地南瀛第一人。浩劫馀生存硕果,空门垂老弃儒巾。

文风早被端由汝,天子虽尊不得臣。孤岛田横无限恨,白头犹见海扬尘。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歌韵

书生无力挽银河,回首中原洒泪多。甘作萍蓬标气节,独开草昧起弦歌。

蛮花犵鸟供吟咏,势宦权门脱网罗。至竟馀生修净果,百年家国两蹉跎。


哭社兄痴仙(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先韵

天末怀人拟寄笺,忽惊恶梦一凄然。拚将醇酒消豪气,忍谢红尘作鬼仙。

玩世刘伶如待死,盟鸥公瑾是同年。詹园恍惚西州路,华屋空馀锁暮烟。


哭社兄痴仙(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律诗押青韵

小筑江村数载经,乌衣门巷感凋零。生逢丧乱同天宝,语杂诙谐类岁星。

泥我狂歌聊当哭,知君长醉不教醒。南瀛硕果今无几,冷落人间野史亭。


托名抚松处士以五古一则赠栎社诸君蒙痴仙见和且屡问姓名戏作一绝句答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支韵

乌鹊南飞借一枝,鸱夷姓字少人知。尤怜化鹤归华表,忍说前身竟是谁。


往嘉义途中即事(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真韵

一辆轻车载美人,似曾相识半含颦。度溪十里潺湲水,流出桃花减却春。


题故社兄厚庵小照 其一(清末近现代初·陈瑚(沧玉))
七言绝句押寒韵

见影虽如对面欢,故交回首泪频弹。千秋遗稿刊传日,镜里凭他识吕端。


明·魏偁·诗词作品
  • 明·魏偁·诗词作品
  • 明浙江鄞县人,字达卿。由府学生贡礼部,廷试第一,授石城县训导。博涉群书,以诗文名于世。交友温厚随和。有《经书仅悟》、...

    清·黄履·诗词作品
  • 清·黄履·诗词作品
  • 清浙江仁和人,字颖卿。黄巽妹。工诗词,通天文算学。作寒暑表、千里镜,与常见者迥别。著有琴谱及诗词稿。 百字令(题听秋...

    明·王尚綗·诗词作品
  • 明·王尚綗·诗词作品
  • 和商寅长雨后韵(明·王尚綗)五言律诗押真韵雨后寻幽会,相逢复故人。高秋净绮席,澹月散芳邻。汝水春来兴,京华岁暮身。登...

    清·华学易·诗词作品
  • 清·华学易·诗词作品
  • 华学易(1808--1883),字靳中,号味初。清无锡人。官知州,举乡饮大宾。议叙从九品知州衔。有《读画斋诗稿》。 送慕林词丈还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