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华诗词

【水调歌头戊子季秋白鹿洞书院感怀】原文-当代诗_熊盛元

《水调歌头 戊子季秋白鹿洞书院感怀》作者:当代·熊盛元
蛩泣藓阶底,月堕涧流中。
一襟灵气凝露,衰鬓拂霜风。
唤取呦呦神鹿,倚遍森森古木,桥影枕飞虹。
漱石齿清冷,魂与昔贤通。
书声寂,文脉断,桂香浓。
紫阳何在,峭崖都被碧云封。
我欲寻幽探胜,谁共穿岩凿径,梦醒独支筇。
回首江天阔,孤鹤破冥蒙。
附:水调歌头·白鹿书院感怀 颖庐
顽石枕流处,寂响破空来。一桁翠掩深馆,门向峭岩开。夜坐虬髯松桧,日课禽言答对,落落出群才。宽袖未留影,拂净碣边埃。
晒经地,剥藓字,首重回。火传薪尽,难道付与野云堆?万卷深秋之际,五老平肩而外,俯仰不胜哀。歌罢招神鹿,吹叶下荒台。
水调歌头 戊子重九庐山白鹿洞书院写怀 雪堂
千里一钩月,相伴赴浔阳。客怀交付烟水,忘却鬓边霜。待约归田陶令,同逞登高清兴,无酒亦何妨?但恐青庐外,零雁不成行。
和江声,分岳色,赚秋光。漫将心绪收拾,来拜读书堂。人道庭前樟桂,曾记当时缘会,可解为诗忙?渔笛沧浪起,容与协宫商。
水调歌头戊子重阳后与诸友同宿白鹿洞感怀 青凤
鹿去洞无主,谁复抱经来。金商漫引黄叶,灯火覆寒灰。寂寞松涛在耳,断续弦诗在水,小住此形骸。披石且幽讨,虫鸟莫相猜。
月泮宫,星魁斗,几尘埃。临流坐忘,人间何事要高才。空见棂门嵦构,便有青衿皓首,甚处作安排。夜夜打窗雨,扫桂上层台。
水调歌头庐山白鹿洞延宾馆写怀 半梦庐
佳节近秋冷,雅兴趁重阳。庭前相和丛菊,丹桂犯微霜。漫有幽香盈树,白鹿都无寻处,蓄犬奈成行。为践旧盟约,诗酒暂疏狂。
追往迹,延宾意,待商量。登高心事,一棹谁与泛沧浪。此际流连杯畔,准拟来年春半,重更醉湖光。欲效渊明赋,归计且从长。
水调歌头次晦窗先生戊子季秋白鹿洞书院感怀 翠微散人
千载沁香里,百代翠微中。万里神游旧邸,飞霭下葱茏。但看滔滔紫气,更有呦呦白鹿,远壑响晨钟。揭示犹青眼,行处记文公。
唐之经,宋之脉,竟何踪?浮尘幻了,苍崖云树雨空濛。过客匆匆去也,谁念二三浪子,苔壁对残虹?漫道云天阔,四海正欧风。
水调歌头·戊子秋日过白鹿洞书院感赋 金水
千载读书地,今日始来游。江声岳色如梦,想象鹿呦呦。四面寒云遥集,满目长松肃立,风里桂香稠。累累涧中石,亦自枕清流。
步庭院,抚碑碣,独夷犹。浮生多少惆怅,此际最悠悠。谁续当年薪火,早已尘封苔锁,寂寂冷烟浮。五老渺何处,天外倚高秋。

【水调歌头戊子季秋白鹿洞书院感怀】原文-当代诗_熊盛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