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华诗词

【共肖市上饮,归其母家,过某地,予指某楼曰:万物皆流,今之所迷恋者,即后之所追忆者,终将随流而往,为流所灭,亦流中一沤而已。此地可名为匆匆洲。肖曰:且尽眼前,毋太早计,子忘预搔待痒之讥乎?名以过望亭可矣。盖予每过此,必抬头久望也。其言甚佳,予故两存之,为作三章其二】原文-当代诗_卢青山

《共肖市上饮,归其母家,过某地,予指某楼曰:万物皆流,今之所迷恋者,即后之所追忆者,终将随流而往,为流所灭,亦流中一沤而已。此地可名为匆匆洲。肖曰:且尽眼前,毋太早计,子忘预搔待痒之讥乎?名以过望亭可矣。盖予每过此,必抬头久望也。其言甚佳,予故两存之,为作三章 其二 》作者:当代·卢青山
匆匆洲畔过望亭,我正匆匆过望人。
此躯长逝洲风外,他年或有望归魂。

【共肖市上饮,归其母家,过某地,予指某楼曰:万物皆流,今之所迷恋者,即后之所追忆者,终将随流而往,为流所灭,亦流中一沤而已。此地可名为匆匆洲。肖曰:且尽眼前,毋太早计,子忘预搔待痒之讥乎?名以过望亭可矣。盖予每过此,必抬头久望也。其言甚佳,予故两存之,为作三章其二】原文-当代诗_卢青山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