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华诗词

【试儿行为天标令子赋】原文-清.吴廷桢

《试儿行为天标令子赋》作者:清·吴廷桢
璇源照夜凝冰壶,老蚌就掌生明珠。
翠眉玉颊瞳点漆,人间又见徐卿雏。
去年汤饼会众客,郁葱佳气方充闾。
走邀温峤辨英物,耳畔仿佛闻啼呼。
今来周晬露头角,矫矫自与群儿殊。
豪鹰崱屴毛骨异,敢以凡鸟题门枢。
云屏翠幕好遮护,抱持保姆颜敷腴。
图史百物罗左右,满堂坐展红氍毹。
排窗穴壁竞觇矕,亲戚笑问儿何须。
径前握管随手抹,似寻字画摹之无。
诸馀玩好不挂眼,岂羡取印提戈殳。
乃翁雅素耽词翰,吮毫舔墨勒咿唔。
儿生堕地有同嗜,端能读父盈车书。
草牍方当等曼倩,临书且为留官奴。
几人有儿得宁馨,万金之产良非诬。
我归责子坐叹息,提孩便已趋殊途。
朋来虽有四男子,森如立竹僵墙隅。
懒惰总不好纸笔,召令吐记常含糊。
正应坐我老伏枥,顾后驹齿皆顽驽。
韩子不免简教示,陶公终是分贤愚。
诗成聊复使之写,得不愧汗沾肌肤。
生儿当如李亚子,尔曹碌碌何为乎
⑴ 逐层引出,正如春蚕吐丝,七古所忌平直,得此层次曲折,自无平衍直致之患。○提戈取印,试儿诗中所必用也。此以撇为用,便不觉其陈陈。

【试儿行为天标令子赋】原文-清.吴廷桢

       

相关文章

评论